说起西藏,人们脑海中首先映现出的便是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世界最高峰--8848米高的珠穆朗玛峰和不尽的神秘。然而,从俄罗斯科学家1999年8月10月间为探寻传说中的“圣城”而进行的考察结论中再次让世人感到,这的确是个神秘中最为神秘的地方:西藏是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所在地。西藏金字塔群这次考察是由俄罗斯《论证与事实》周报、俄罗斯卫生部全俄眼科和整形外科中心及巴什基尔银行出资,由不久前实施世界上第一例眼移植外科手术的俄罗斯著名医生恩斯特--穆尔达舍夫--里夫卡多维奇教授为队长的四人科考组进行的。当对大量的科考资料进行研究后,他们确信,在西藏有世界上最大的金字塔群。一种严密的数学规律将西藏金字塔群与埃及金字塔、墨西哥金字塔、智利的复活节岛、英国的斯通霍在史前巨石群及北极联系在一起。在西藏,他们成功地发现了100多座金字塔及各种古迹。它们明显地朝着相同的方向,均位于中心塔--高达6714米的冈仁波齐峰(圣山)的周围。这些塔形状各异,大小不一,令人惊叹不已。通过定向测算,它们的高度--从山脚到山顶--在100米到1800米之间,而埃及最大的胡夫金字塔高仅为146米。整个金字塔群年代非常久远,因而损坏的程度比较严重。但经过仔细观察仍能弄清金字塔的轮廓。从背景中可以清楚地看出凸面和凹面的石头结构,科学家们称之为“镜子”。这些“镜子”的作用也非常有趣。在这里他们还发现了巨大的石头人体雕像。因此有理由说,在西藏存在着主要由金字塔组成的古建筑群。起初他们觉得,是不是把由于时间的原因而变形的西藏山体错当成金字塔呢?直到他们把所有的照片、图片、录像材料都仔细研究完,这种想法都没能离开过他们。为了避免错误,他们绘制了山体轮廓图,把金字塔和山的图片都输入到计算机中,尔后将其主要的轮廓勾画出来。这样就能清晰地分出哪个是金字塔,哪个是自然山体。提起“金字塔”,人们往往习惯性地联想到埃及胡夫金字塔的外形。其实,金字塔有不同的形状,比如说,墨西哥金字塔和不太出名的埃及左寨金字塔都是阶梯状的。在西藏他们所遇到的基本上都是阶梯状的金字塔,而周围的自然山体都没有这种结构,看来他们不会把山体错当成金字塔。考察中队长穆尔达舍夫作的速写画帮了他们很大的忙。因为这些画可以描绘出金字塔结构的体积,而照片和录像都难以做到这一点。为了能够更仔细地观察每一座金字塔并画出完整的构图,他们不得不沿着金字塔相邻的山地斜坡爬上爬下,这些斜坡都在海拔5000--5600米的高度上。许多金字塔结构连成一个整体,一些金字塔保存完好,一些受损相当厉害。渐渐地他们明白金字塔结构的基本特性,于是定位测量工作变得比先前容易些。在这样高的山坡上作业相当艰难,尤其是在金字塔群中,科学家们没有一点食欲,只能勉强吃点点糖,当从金字塔群中走出来,他们的食欲才得以恢复。人们可能会不解地问,在俄罗斯被誉为“上帝派来的外科医生”的教授穆尔达舍夫为什么要先后四次组织喜马拉雅山和西藏考察活动呢?在俄罗斯,以卡兹纳切耶夫院士为代表的物理学、分子生物学等不同学科领域的科学家对称之为“微能”的科学研究工作进展很快,已经形成了流派。他们通过研究得出结论,世界上存在着更高级的智慧。于是他们把自己的研究视野转向科学宗教意识。以穆尔达舍夫为代表的一些医学工作者在研究人体奥秘的时候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因此喜马拉雅山和西藏考察活动对他们来说是完全合乎逻辑的,是在不同领域科学探索中寻找结合点的结果。西藏喇嘛们说,他们笃信的不是宗教,而是时间对史前文明知识的传输和记录。世界要比人们想象的复杂得多,但是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相互联系的,无论是人还是金字塔。例如,脱氧核糖核酸的基本结构就是呈金字塔形状的。这些科学家在分析眼移植手术时不仅仅局限于医学知识,而且还扩展到考察期间所获的和从现代物理学和生物学角度所能想到的知识。从这个角度上讲,西藏考察就更有意义。那么他们是怎样发现西藏金字塔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