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多年来,有关新疆罗布泊地区的楼兰的每一次发现都炫人眼目。楼兰出土的文物散布在世界各地:伦敦、首尔、京都、东京、新德里、北京、乌鲁木齐……这些文物涉及了地理、人种、考古、语言文字等学科,每一个问题,都足以让学者用一生的精力来研究探索。对楼兰的解读,某种意义上是对人类文明史的解读,楼兰因此成为一个世界的考古圣地,一门显学。 楼兰的谜很多,但一百多年来考古学家致力于解开的三个大谜仍然没有结果。 一是文明断裂之谜。一个楼兰是3800年前的文明,它的典型代表是太阳墓地、楼兰美女,以及后来发现的小河墓地;另一个楼兰是汉晋时期的楼兰城邦文明。两个文明相隔着1600年的大鸿沟,人们无法找到它们之间的延续与过渡,3800年相关文明,显然不是后来发现的楼兰城邦文明,没有证据表明后一个楼兰的人是前一个楼兰人繁衍而来。
前楼兰文明的断裂之谜还没有答案,后楼兰文明再一次发生断裂。这是文明消失之谜。对于东方的中国来说,《后汉书-西域传》对楼兰的讲述戛然而止。公元175年,这部史书对整个西域的记载就此绝笔。此时的东汉,已不是国力强大的帝国,而是内乱纷扰无力西顾了。而西方世界对楼兰的向往也似乎在一个时间节点上突然消失。 本世纪初,楼兰人种问题成为楼兰文明最大也最为难解的谜。 根据遗传学体质特征,现代人类被分为三大人种:蒙古人种(黄种人)、高加索人种(白种人)和尼格罗人种(黑种人)。人类学家根据人头骨的各种比例来判断人的种群属性。高加索人种一向被认为分布于欧洲、西亚和北非,而亚洲大部分地区和美洲则以黄种人为主。 罗布泊地区的古代居民属于何人种,一直是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致力解决的问题。而楼兰向世人呈现了纷杂斑斓的信息。 英国人类学家基思发现,楼兰人具有显著的非蒙古人种特征。德国人类学家约尔特吉等更进一步确认,楼兰入具有明显的印欧人特征,或者说,在他们研究的约在公元1—3t!t纪的5具楼兰人的头骨中,其中4具是欧洲白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