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小时候我可以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不过随着岁月增长,那颗胆,大了变的无所谓了。。         记的小时候有一次父母吵架,母亲回娘家,次天清晨四点多,老爸叫我和我妹去邻村叫我妈回来,还在睡梦中的我很是无耐,因为那是有点冷的秋天,早上四点多,农村的马路上两边都是坟墓。有点吓人,那时我十岁左右,我不懂爸怎么放心我两个小屁孩子还没见到晨光的时候叫我们兄妹去。但我爸的爆脾气,使我们无法拒绝。记的刚走过那两旁边都是坟墓的地带,记读初中时我们都在邻村上中学的,那时我们都称那个地方叫鬼门关。反正有点阴森,那时有点害怕的我们走的很急,而在这时我刚看到前方五米左右,有个妇女正挑着一篮菜,急着赶路。我忙叫我妹快点走,我说前面有个人,正挑菜去邻村卖,因为就几米距离很近。所以我看的很清楚,而且我还看到,掉在地上的菜叶。但我妹给我的答案却让我吓一跳。 她说哪里有人。根本就没人呀,。我还指着前面的那妇人对着我妹说,就前面呀,那么大一个人你都没看见呀,我还说你看地上都是菜叶。然而当我在次低头看地上的那菜叶时却不见了, 而前面的人我是看着她走着走着就消失了。  因为那时还小,没想太多,可能是眼花吧,但却很真实。   二。由于家住农村,没有路灯之类的。那时我十二岁左右。那时村里有个会堂,很多玩伴都会在那里玩,而我家去那里虽然不远。村里房子也很密集,但那条路有点阴,那家男人一次出海打鱼中死在自已的船上。让起动机绞死了,死那天他家的一个蜂窝所有的蜜蜂都飞走了,。记的那晚我想下去找朋友玩,但站在那路口一直不敢走,所以想等有人往那条走时跟他一走 。因为很快就有两个母女往那条路走去,于是我也急着跟着她们一起走去,,但她们实在走的太快,快的不可思义。在我眼皮上不见了人影。  三,读初中的时候 那时我十三四岁因为那个年代,没什么钱我们每个星期三会回家里拿点菜米这类的。然而 我们每次回去最怕的就是经过那 个我们叫鬼门关的地方,都是用跑的虽然那条路不长也就两百米左右。记一次他们都不回去,我一个人回去,是中午时间,因为十一点多下课,走路回家要半个多小时,在概在十二点左右。我在路上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一身白袍,离我在概有三百米左右,使我站在半路上徘徊不前。不敢踏步。我就那样站着看她消失在马路上。最后我没敢回去。往回学校。 四。 初中二年时,一个晚上我们学校九点息灯。那是个夏天,所以没关门。有点失眠的我,借着月光看着学校操场上。而就在此时我看见两道光团,似两颗珠子所发这光,一颗是红色的,一颗是绿色的,红色追着经色,一会钻入土中,又飞出又钻入。似在打架,不过很快便消失无影。 五。好像是那一年,学校一个语文老师一天很起床。看见我们宿舍,楼顶上有上百号人在做操。,我们那学校本来是个乱葬岗。,有很多墓穴。 六  好像是初三那年。放学吃了饭,大概十二点左右,我们五个同学去学校旁边偷摘桃子吃。然而我与另一个同学看到,两个小孩的声音在树森里传出却没见到人,不过有个蓝球(感觉像球),红色的在树上飞来飞去,那时认为是小孩子在这森子里玩球,于是是我就大声骂到,因为我们学校蓝球经常没掉,认为是这些小孩子偷去玩了,另一个同学也看到也附言我骂着,然而,还有三个人却什么也没看到。因为那距离很近。就那一两米。。由于急着摘桃子,当时就没多说,回来后,我与另一个看到的同学聊起此事,感觉很怪,不由发出同种可能那就是,,,, 七 中专时,我所睡的那张床,有个学长曾经挂掉,让我一年没敢在那张床上睡过,那时的男厕所本来是女厕所,由于人个女学吊死在那,后来改过来。,让的那是我不是个好学生,天天晚上从厕所那爬出去外面鬼混 ,80后都知道古惑仔带来的诱惑。 一天晚上三点多我与另一个同学爬进来时,吓的我们两个大气都不敢喘,因为两个都看到我感觉应该是个人,但那白色睡裙,披头散发的女人一个人坐在蓝球架下,有点吓人,因为要回宿舍就要经过篮球场。我们两等了半个多小时那女的都没动下。郁闷。最终还是我壮着胆说了句,因为见过太多的我似乎胆子也大了些,。“喂,同学,三更半夜,还不睡,在这吓人呀,”结果,那女的转过了头来,披肩的头发盖住了又眸。小手撩起那头乌发。露一半小脸。瞪着大眼却没说话。这时还真吓到了我。二话没说,我俩拔腿就跑,直接往边缘跑回宿舍。那时我十七岁。 八。在温州打工那年,我是个夜猫子,晚下十点下班,我去晚吧上网上到十二点多回来。,由于衣服没收,于是到楼顶去收衣服,走上那楼梯时。心里一凉,全身有点鸡皮起来,毛骨悚然。但没太在意。不过晚上我连做七八次恶梦,有个看不见的用绳子连嘞我七八次,每次都是同一个梦,同一个动作,一次比一次大,我这人做梦会打人。所以我是拳脚并用一次次找开,刚要再次入睡,又来。那晚我就那样大喊大叫,拳打脚踢了一晚,因为宿舍睡七八个人,次天他们都问我昨晚是不是做恶梦了。因为动静太大。我说了昨晚了经历。结果他们跟我说那楼梯口有个女的曾吊死在那里。。三天后,我辞去工作。 九 在温州的另一个地方上班,,我睡窗旁边。一天晚上,半夜有个声音在我耳很大声的叫了一声吓醒了我,我问我旁边的的室友,是不是他在叫我,他就没有,我说有人在我耳边很大声的叫了一声。他问我是不是作梦。,我说不是,因为那是被吵醒的声音。后来,工友说,这工厂有个工厂劳死,经常会在很晚的时候,看到别人还在上班都会叫他下班。而且经常旁边的无人做的机器会响起。几天后我再次离开那个厂。 十,桑美台风那年,我邻居大我二岁的青年死于这场灾难中,渡船的码头,一排 残缺不全的死尸,,几十个法师作法的场面,没见过吧,一片死寂。隔另一个村本来才十几个青年的小村一下就走了八九个,听说那法师作法作的心惊胆寒。记的那天全市停电,我们几个朋友回家帮忙收拾,灾后狼籍。几人在我家阳台上喝酒。旁边有条小沟,一个朋友喝多尿急,直接在我家阳台边小解。 回来后他这样说道 。那个人蹲那家房子旁边,在那哭泣着不敢回去,还有一条狗一直盯着他。我们村狗很多,后来全杀光了,不让养。搞的当时还在猜拳的我们一下失去酒意。次天,那家里传来这样消息,说他刚会说话不久的孩子昨晚一直对着空气叫着爸爸,爸爸。。   还有很多,,,有空都再说,如今三十。 人老心也老,不知那些是什么,我一直以科学的角度去解释。但很多难以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