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我留学到澳洲,一直和我的好友,另一个女生一起合租房间,我俩换过几个房子,不论新房或老房一直都住得天下太平。在2010年年底,我们正住的那套悉尼市市中心的复式楼要出售,房主要求我们所有人2周之内全部搬走,二房东说要我们跟他一起搬家,他重新整租一套房子分我们一间,为了怕麻烦,再加上和二房东关系一直不错,我们就欣然同意了。于是二房东匆匆找到了个房子,2周后我们搬到了距市区开车需30分钟的希腊人区。 搬家那天是阴天,刚到新公寓觉得一切都很满意,8楼7号(数字吉利),3室2厅2卫的酒店式公寓,超大阳台,楼下花园小区,有游泳池和健身房,24小时保安,近火车站和汽车站,对街就是大超市。我们总共4个人,2男2女,我和我好友为了省钱还是一起合租了间客卧,二房东住主卧(有私人卫生间),另一个男生住另一间客卧。一切就这样匆忙且幸运的安顿了下来。第二天一早我被刺眼的阳光叫醒,推开落地窗,看见对面公寓楼里的人们已忙忙碌碌的在准备早餐。觉得肚饿,我蹒跚的走到厨房,突然觉得一阵凉意袭来,从厨房向客厅探去,偌大的客厅尽然没有照进一丝阳光。幽暗的光线再加上棕色的木地板(澳洲公寓一般是地毯,只有华人买房后会自己换成木地板),40度高温的12月却让我不经意的打了个寒颤。原来鬼佬设计的房子是只顾美观不管房屋朝向的,30多平米的大客厅竟然在白天要开灯。搬家那天是阴天,我没有察觉到其实这套房子除了3间卧室外其他空间都照不到阳光,白天极度缺光!所以,我从来都不会一个人呆在客厅。 就这样凑活的过了几个月,终于学校假期到了,我的室友回国度假,这2个月卧室成了我的私人空间。难得生活空间变大,本来还挺高兴,不想在我室友走后1周,我遇到的来澳洲的第一次鬼压床。那晚我打工回来身心俱疲,吃完晚饭早早就睡了,也不知到几点了,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走路声在房门外,我心想是二房东或是另一个房客夜游回来了,于是准备翻身继续睡,可身子这时不听使唤,意识非常清醒却平躺着无法动弹。2010年我留学到澳洲,一直和我的好友,另一个女生一起合租房间,我俩换过几个房子,不论新房或老房一直都住得天下太平。在2010年年底,我们正住的那套悉尼市市中心的复式楼要出售,房主要求我们所有人2周之内全部搬走,二房东说要我们跟他一起搬家,他重新整租一套房子分我们一间,为了怕麻烦,再加上和二房东关系一直不错,我们就欣然同意了。于是二房东匆匆找到了个房子,2周后我们搬到了距市区开车需30分钟的希腊人区。 搬家那天是阴天,刚到新公寓觉得一切都很满意,8楼7号(数字吉利),3室2厅2卫的酒店式公寓,超大阳台,楼下花园小区,有游泳池和健身房,24小时保安,近火车站和汽车站,对街就是大超市。我们总共4个人,2男2女,我和我好友为了省钱还是一起合租了间客卧,二房东住主卧(有私人卫生间),另一个男生住另一间客卧。一切就这样匆忙且幸运的安顿了下来。第二天一早我被刺眼的阳光叫醒,推开落地窗,看见对面公寓楼里的人们已忙忙碌碌的在准备早餐。觉得肚饿,我蹒跚的走到厨房,突然觉得一阵凉意袭来,从厨房向客厅探去,偌大的客厅尽然没有照进一丝阳光。幽暗的光线再加上棕色的木地板(澳洲公寓一般是地毯,只有华人买房后会自己换成木地板),40度高温的12月却让我不经意的打了个寒颤。原来鬼佬设计的房子是只顾美观不管房屋朝向的,30多平米的大客厅竟然在白天要开灯。搬家那天是阴天,我没有察觉到其实这套房子除了3间卧室外其他空间都照不到阳光,白天极度缺光!所以,我从来都不会一个人呆在客厅。 就这样凑活的过了几个月,终于学校假期到了,我的室友回国度假,这2个月卧室成了我的私人空间。难得生活空间变大,本来还挺高兴,不想在我室友走后1周,我遇到的来澳洲的第一次鬼压床。那晚我打工回来身心俱疲,吃完晚饭早早就睡了,也不知到几点了,隐约听到窸窸窣窣的走路声在房门外,我心想是二房东或是另一个房客夜游回来了,于是准备翻身继续睡,可身子这时不听使唤,意识非常清醒却平躺着无法动弹。正在我极力想睁开眼的瞬间,我觉得有股气流从我床边慢慢的游走,一种似人非人的气息向我慢慢靠近,此时我内心一种恐惧感突然袭来,接着那股气息游走到我床头,突然我感到床垫有些向左边倾斜,像是有人在床边用手撑住床垫俯身下来看我(因为澳洲的床垫都很软,稍微有压力就会下陷)。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想叫也叫不出来,像是求生般的挣扎后,我的腿终于可以动弹了,接着眼睛能睁开了,我马上向左边看去,什么也没有看到,但上身像麻药刚退去后的感觉,背后一身冷汗都湿透了衣服。我马上爬了起来,打开灯和电脑,为了给房间制造点人气就放了部电影,但那种阴森的感觉久久挥散不去,我看看电脑才凌晨2点半,但却怎么也不敢睡,睁着眼睛到天亮。 之后,因缘际会下,一只小狗从隔壁阳台窜到了我们阳台,就因为它,我认识了它的主人,住在我们隔壁806号房的房东。她是华人,学心理学的护士,在医院精神科工作。一次到隔壁串门,我无意间聊起了几周前发生的鬼压床,她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和安慰我说,可能是工作和学习的压力过大才造成了我的鬼压床,极度疲劳会有这种现象发生。听完她的这番话后我释怀了不少。 在这2个月期间,我和二房东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变化。经过近1年的相处,我们俩的缘分就这样悄悄的来到了,二房东变成了我的男友。之后,我俩决定搬到一间房,正式开始我们的同居生活。客房太小,所以我搬到了主卧。男友为了让我住得舒服,还特意去买了张超大双人床。可问题出现了,床太大,摆来摆去都不对,几经周折后定下来的布局是:床摆房间正中间,床头靠墙,床尾对着一面墙的超大入墙穿衣柜(大衣柜的门是一面墙的落地大镜子),床的左边是一面墙的落地大玻璃窗,右边是套间厕所的门(厕所没窗没光),床尾右角对着房门。一切摆放都是刚刚好,但我总觉得有些看着不舒服,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日子平静的过了几周,然后我的好友从国内也回来了,房子里人多了,大房子觉着越来越有人气了。可没过几天,鬼压床的事又发生了!那日,就我一个人在家休息,其他人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中午1点左右我有些犯困,就睡起了午觉。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大概有一人高,从厕所那边缓缓的飘了出来,似曾相识的恐惧感逆袭而来。我下意识的想坐起来,可怎么也动不了,眼睛迷迷糊糊。这时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慢慢的从床的右侧沿着我的床边飘到了左侧,然后接近我的床头,像电视剧重播一样,它(他或她)慢慢的俯下身来,像要研究我一样靠近,这种感觉和1个多月前的鬼压床一模一样。我想喊却喊不出, 想逃也逃不掉,浑身肌肉因为过度紧张而感到酸痛般的痉挛。最后,我内心恐惧过度,绝望的放松了身体,出乎意料的是我的手指在几秒后可以动了,嗖的一下,我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身冷汗湿透了衣服。       从那以后,这样类似的鬼压床现象又出现了几次,不论我男友是不是在我旁边。有时是在半夜,有时在白天。那段日子还经常做噩梦。男友是无神论者,每当我提及神呀鬼呀的事,他都不屑一顾。他还时常嘲笑我想太多,因为他和我一起住进这套房子的,他却从来没有被鬼压床。       自此,我无处诉说内心的恐惧与煎熬,只有隔三差五到隔壁806去找护士朋友聊天。一日,她说觉得我最近精神不是很好,可能睡眠不足。我说,其实这段日子还是经常被鬼压床,我自己都觉得越来越神经兮兮的。她听完后望向她的狗,喃喃的对我说,这种现象从医学的角度她也解释不清,不过我可以试着也养只狗,说不定可以用来镇镇宅。听了护士朋友的建议我还认真了起来,回家和男友商量买只狗,不料被他一口拒绝。但是,男友看我最近心神不宁,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最后妥协的结果是可以买只小型宠物养养。选来选去,我们看中了一只棕色胖胖的澳洲大天竺鼠。我给它取名“贱贱”,希望贱名能保佑它长寿。       日子像流水一样,进入了澳洲的冬季。我还是隔三差五的被鬼压床,但我也开始学着慢慢的适应环境。进入冬天,我怕贱贱冷,就在套间的厕所里给它搭了一个温暖而舒适的小窝,它也挺喜欢,总是没事就躲在里面冬眠。9月的一天,朋友过生日,晚上开party, 我早早收拾好,把贱贱关进了厕所。半夜,三分酒意的我们回到家,刚打开厕所门就看到贱贱躲在马桶后面直哆嗦,我把它从新抱回窝里,一转身它又爬了出来。我怕它晚上会冻病,就强行把它又抱回了窝。来回几次后它可能也累了,终于趴在窝里睡着了。此时已经凌晨1点多了, 我们俩又累又困,就这样沉沉的睡去。早上7点多,我被尿憋醒,匆匆打开厕所门,惨痛的一幕展现在我眼前:贱贱侧身躺在厕所正中间,头朝着厕所门,身体已经僵硬,身下一滩黄色的尿渍。我一声大叫把男友和其他室友全都吓醒了。之后,大家分析,其实从前一天晚上开始,贱贱就不愿意在它窝里呆着,外面再冷它都要向外爬,像是要逃离什么一样,这就很不正常。至于后半夜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让它丧生在窝外面,我们也不得而知。      贱贱的死让我一直处在深深的自责之中。一日上班时,一个信佛的同事听了我遇到的怪事,紧张的跟我说,说不定我住的那套房子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贱贱也看到了,但是它气场太弱抵御不了,所以一直想要往厕所外面逃;或者,也有可能它替我挡了一劫。听完这话以后我更是惴惴不安。 所以,我开始上网关注解决鬼压床的方法,有说侧睡,有说踢腿,有说枕头下压块玉。但令我最感兴趣的是有人说被鬼压床后如果意识是清醒的就强迫自己双手做莲花指,马上就可解。      2011年的年尾,我们的租房合同快要到期了,男友问我续不续约,我坚决不续,只想马上搬离这里。之后,我们开始陆续的卖家具电器,室友们纷纷搬走,我们也找房子准备搬家。偌大的房子最后越来越空空荡荡,连说话都有回音,阴森的感觉越来越强。在搬家前三天,我们把大床拆了,只留下床垫放在地上,准备就这样凑活睡两天。因为东西太多都摊在地上,我们只好把床垫转了个方向,头朝厕所门,脚朝落地大玻璃窗,左边靠墙,右边对着大镜子。就这样,倒数第三夜一切正常,可恐怖的事情在倒数第二夜发生了! 因为清理大房子让我们俩疲惫不堪,那晚我们早早就入睡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道刺眼的白光惊醒,平躺着的我直直的向床尾的落地窗望去,原来是对面那栋公寓里的楼道感应灯亮了,白花花的光打在我们窗上,我清晰的看到对面公寓里有个印度阿三正在书房里看电脑。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情景。我觉得光线太刺眼,于是准备爬起来拉窗帘,不料又动弹不得了。直直的躺在床垫上,从眼角的余光,我看到在身旁熟睡的男友,于是我用力的想叫他的名字,可是如鲠在喉,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一种熟悉又恐怖的气氛再次袭来!突然有一股冷气从我平躺的上空几乎贴着我的脸滑过,然后我们盖在身上的两床被子之间像充入了气流一样,波浪似的鼓动着,惨白的灯光把这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我睁着眼看着在正常空间里的这一切不正常的现象,莫名的恐惧充斥了全身。可能因为被鬼压床的次数太多, 凭经验,我心里对自己默念:‘不要慌张,不要害怕,双手做莲花指,双手做莲花指......’然后,我用尽全身力气迫使自己的手指呈莲花指状,几秒之后,被子轻轻的服帖了下来。在束缚解除的那一瞬间,我不顾肌肉的酸痛猛的偏过头来朝男友大叫了一声,把他从熟睡中惊醒。他惊吓的跳起来望着我,而我就像跑完马拉松后虚脱的看着他说:“被子,被子,被子在飘......”。他一脸惊慌疑惑的说:“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什么被子在飘?”我说:“这次我重头到尾都是睁着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的,连叫你的时候我都是睁着眼的”。我惊魂未定的拉着他说:“不能再住了,天亮我们就搬走,一天我也住不下去了。”就这样,天一亮,我们匆匆忙忙的提前一天就搬离了那套807。   之后新家的房子虽然比不上酒店式公寓那样宽敞时尚,但我们自从搬离那套房子后,我就再也没有被鬼压床,连噩梦也很少了。不过我们还是经常去806的护士朋友家串门。而护士朋友说在我们走后又有人陆续搬来807,不过都住不到半年就搬走了,所以隔壁频繁的换租客。2012年,在搬离807已有1年多后的一个下午,我们又去护士朋友家吃晚饭,在电梯里碰到两个华人女孩在搬行李,我们顺便帮了她们一把。在电梯里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她们是现在807的租客,不过她们这两天也准备搬走。我一听,心里一紧,忙问她们为什么搬走,她俩说807气场太怪,住得很不舒服,她们经常做噩梦。听到这里,我突然后脊发凉, 想起了1年多前那些恐怖的经历。       随着感情的增进,我和护士朋友成了闺蜜。而护士朋友最终也告诉我了一些她在806的经历。她说她之所以养狗就是为了镇宅。其实,当她刚搬到806时就觉得房子的构造设计不好,卧室怎么也不好布置,而且她也是来到这里就开始频繁的做噩梦。她懂一点风水,就和我解说:这卧室里最好不要有大镜子,偏偏这里是一面墙的穿衣镜,还有一面墙的落地大玻璃窗;床尾不能对镜子或大门,偏偏这里的设计让床只能面对镜子和大门;还有厕所太阴,没有窗户,厕所门也是对着床开的,风水实在太差,容易引来不干净的东西。她说刚开始我向她倾述我在807的诡异经历,她还不以为然。不过随着时间的变化,她也越来越感觉到不适,每晚都从噩梦中惊醒。对于学医的人本来不信这些,但是最近她越来越不安,还常常去庙里礼佛祈求平安。       转眼到了2013年,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前那些恐怖的经历已慢慢在我脑海里淡化,可就在一天清晨,当我在拥挤的火车上赶着去上班时,接到了原来和我一起住的室友的电话。她说,昨夜在海外留学网上看到了一个2009年的旧帖,上面写着悉尼几大闹鬼楼,其中就有我们曾今住过的那栋酒店式公寓;而且有人跟帖说住过那里,确实有奇怪的现象频频发生。我笑着问她:“那跟帖的人不会和我们一样都住过807吧?”室友诡异的说:“那人住的是我们同一个花园小区,不过是对面那栋楼!”          之后,因缘际会下,一只小狗从隔壁阳台窜到了我们阳台,就因为它,我认识了它的主人,住在我们隔壁806号房的房东。她是华人,学心理学的护士,在医院精神科工作。一次到隔壁串门,我无意间聊起了几周前发生的鬼压床,她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和安慰我说,可能是工作和学习的压力过大才造成了我的鬼压床,极度疲劳会有这种现象发生。听完她的这番话后我释怀了不少。 在这2个月期间,我和二房东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奇妙的化学变化。经过近1年的相处,我们俩的缘分就这样悄悄的来到了,二房东变成了我的男友。之后,我俩决定搬到一间房,正式开始我们的同居生活。客房太小,所以我搬到了主卧。男友为了让我住得舒服,还特意去买了张超大双人床。可问题出现了,床太大,摆来摆去都不对,几经周折后定下来的布局是:床摆房间正中间,床头靠墙,床尾对着一面墙的超大入墙穿衣柜(大衣柜的门是一面墙的落地大镜子),床的左边是一面墙的落地大玻璃窗,右边是套间厕所的门(厕所没窗没光),床尾右角对着房门。一切摆放都是刚刚好,但我总觉得有些看着不舒服,可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日子平静的过了几周,然后我的好友从国内也回来了,房子里人多了,大房子觉着越来越有人气了。可没过几天,鬼压床的事又发生了!那日,就我一个人在家休息,其他人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中午1点左右我有些犯困,就睡起了午觉。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大概有一人高,从厕所那边缓缓的飘了出来,似曾相识的恐惧感逆袭而来。我下意识的想坐起来,可怎么也动不了,眼睛迷迷糊糊。这时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慢慢的从床的右侧沿着我的床边飘到了左侧,然后接近我的床头,像电视剧重播一样,它(他或她)慢慢的俯下身来,像要研究我一样靠近,这种感觉和1个多月前的鬼压床一模一样。我想喊却喊不出, 想逃也逃不掉,浑身肌肉因为过度紧张而感到酸痛般的痉挛。最后,我内心恐惧过度,绝望的放松了身体,出乎意料的是我的手指在几秒后可以动了,嗖的一下,我就从床上坐了起来,又是一身冷汗湿透了衣服。       从那以后,这样类似的鬼压床现象又出现了几次,不论我男友是不是在我旁边。有时是在半夜,有时在白天。那段日子还经常做噩梦。男友是无神论者,每当我提及神呀鬼呀的事,他都不屑一顾。他还时常嘲笑我想太多,因为他和我一起住进这套房子的,他却从来没有被鬼压床。       自此,我无处诉说内心的恐惧与煎熬,只有隔三差五到隔壁806去找护士朋友聊天。一日,她说觉得我最近精神不是很好,可能睡眠不足。我说,其实这段日子还是经常被鬼压床,我自己都觉得越来越神经兮兮的。她听完后望向她的狗,喃喃的对我说,这种现象从医学的角度她也解释不清,不过我可以试着也养只狗,说不定可以用来镇镇宅。听了护士朋友的建议我还认真了起来,回家和男友商量买只狗,不料被他一口拒绝。但是,男友看我最近心神不宁,为了分散我的注意力,最后妥协的结果是可以买只小型宠物养养。选来选去,我们看中了一只棕色胖胖的澳洲大天竺鼠。我给它取名“贱贱”,希望贱名能保佑它长寿。       日子像流水一样,进入了澳洲的冬季。我还是隔三差五的被鬼压床,但我也开始学着慢慢的适应环境。进入冬天,我怕贱贱冷,就在套间的厕所里给它搭了一个温暖而舒适的小窝,它也挺喜欢,总是没事就躲在里面冬眠。9月的一天,朋友过生日,晚上开party, 我早早收拾好,把贱贱关进了厕所。半夜,三分酒意的我们回到家,刚打开厕所门就看到贱贱躲在马桶后面直哆嗦,我把它从新抱回窝里,一转身它又爬了出来。我怕它晚上会冻病,就强行把它又抱回了窝。来回几次后它可能也累了,终于趴在窝里睡着了。此时已经凌晨1点多了, 我们俩又累又困,就这样沉沉的睡去。早上7点多,我被尿憋醒,匆匆打开厕所门,惨痛的一幕展现在我眼前:贱贱侧身躺在厕所正中间,头朝着厕所门,身体已经僵硬,身下一滩黄色的尿渍。我一声大叫把男友和其他室友全都吓醒了。之后,大家分析,其实从前一天晚上开始,贱贱就不愿意在它窝里呆着,外面再冷它都要向外爬,像是要逃离什么一样,这就很不正常。至于后半夜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让它丧生在窝外面,我们也不得而知。      贱贱的死让我一直处在深深的自责之中。一日上班时,一个信佛的同事听了我遇到的怪事,紧张的跟我说,说不定我住的那套房子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而贱贱也看到了,但是它气场太弱抵御不了,所以一直想要往厕所外面逃;或者,也有可能它替我挡了一劫。听完这话以后我更是惴惴不安。 所以,我开始上网关注解决鬼压床的方法,有说侧睡,有说踢腿,有说枕头下压块玉。但令我最感兴趣的是有人说被鬼压床后如果意识是清醒的就强迫自己双手做莲花指,马上就可解。      2011年的年尾,我们的租房合同快要到期了,男友问我续不续约,我坚决不续,只想马上搬离这里。之后,我们开始陆续的卖家具电器,室友们纷纷搬走,我们也找房子准备搬家。偌大的房子最后越来越空空荡荡,连说话都有回音,阴森的感觉越来越强。在搬家前三天,我们把大床拆了,只留下床垫放在地上,准备就这样凑活睡两天。因为东西太多都摊在地上,我们只好把床垫转了个方向,头朝厕所门,脚朝落地大玻璃窗,左边靠墙,右边对着大镜子。就这样,倒数第三夜一切正常,可恐怖的事情在倒数第二夜发生了! 因为清理大房子让我们俩疲惫不堪,那晚我们早早就入睡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道刺眼的白光惊醒,平躺着的我直直的向床尾的落地窗望去,原来是对面那栋公寓里的楼道感应灯亮了,白花花的光打在我们窗上,我清晰的看到对面公寓里有个印度阿三正在书房里看电脑。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情景。我觉得光线太刺眼,于是准备爬起来拉窗帘,不料又动弹不得了。直直的躺在床垫上,从眼角的余光,我看到在身旁熟睡的男友,于是我用力的想叫他的名字,可是如鲠在喉,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一种熟悉又恐怖的气氛再次袭来!突然有一股冷气从我平躺的上空几乎贴着我的脸滑过,然后我们盖在身上的两床被子之间像充入了气流一样,波浪似的鼓动着,惨白的灯光把这一切都照得清清楚楚。我睁着眼看着在正常空间里的这一切不正常的现象,莫名的恐惧充斥了全身。可能因为被鬼压床的次数太多, 凭经验,我心里对自己默念:‘不要慌张,不要害怕,双手做莲花指,双手做莲花指......’然后,我用尽全身力气迫使自己的手指呈莲花指状,几秒之后,被子轻轻的服帖了下来。在束缚解除的那一瞬间,我不顾肌肉的酸痛猛的偏过头来朝男友大叫了一声,把他从熟睡中惊醒。他惊吓的跳起来望着我,而我就像跑完马拉松后虚脱的看着他说:“被子,被子,被子在飘......”。他一脸惊慌疑惑的说:“你是不是又做噩梦了?什么被子在飘?”我说:“这次我重头到尾都是睁着眼看着这一切发生的,连叫你的时候我都是睁着眼的”。我惊魂未定的拉着他说:“不能再住了,天亮我们就搬走,一天我也住不下去了。”就这样,天一亮,我们匆匆忙忙的提前一天就搬离了那套807。   之后新家的房子虽然比不上酒店式公寓那样宽敞时尚,但我们自从搬离那套房子后,我就再也没有被鬼压床,连噩梦也很少了。不过我们还是经常去806的护士朋友家串门。而护士朋友说在我们走后又有人陆续搬来807,不过都住不到半年就搬走了,所以隔壁频繁的换租客。2012年,在搬离807已有1年多后的一个下午,我们又去护士朋友家吃晚饭,在电梯里碰到两个华人女孩在搬行李,我们顺便帮了她们一把。在电梯里聊天的时候,才知道她们是现在807的租客,不过她们这两天也准备搬走。我一听,心里一紧,忙问她们为什么搬走,她俩说807气场太怪,住得很不舒服,她们经常做噩梦。听到这里,我突然后脊发凉, 想起了1年多前那些恐怖的经历。       随着感情的增进,我和护士朋友成了闺蜜。而护士朋友最终也告诉我了一些她在806的经历。她说她之所以养狗就是为了镇宅。其实,当她刚搬到806时就觉得房子的构造设计不好,卧室怎么也不好布置,而且她也是来到这里就开始频繁的做噩梦。她懂一点风水,就和我解说:这卧室里最好不要有大镜子,偏偏这里是一面墙的穿衣镜,还有一面墙的落地大玻璃窗;床尾不能对镜子或大门,偏偏这里的设计让床只能面对镜子和大门;还有厕所太阴,没有窗户,厕所门也是对着床开的,风水实在太差,容易引来不干净的东西。她说刚开始我向她倾述我在807的诡异经历,她还不以为然。不过随着时间的变化,她也越来越感觉到不适,每晚都从噩梦中惊醒。对于学医的人本来不信这些,但是最近她越来越不安,还常常去庙里礼佛祈求平安。       转眼到了2013年,随着时间的流逝,以前那些恐怖的经历已慢慢在我脑海里淡化,可就在一天清晨,当我在拥挤的火车上赶着去上班时,接到了原来和我一起住的室友的电话。她说,昨夜在海外留学网上看到了一个2009年的旧帖,上面写着悉尼几大闹鬼楼,其中就有我们曾今住过的那栋酒店式公寓;而且有人跟帖说住过那里,确实有奇怪的现象频频发生。我笑着问她:“那跟帖的人不会和我们一样都住过807吧?”室友诡异的说:“那人住的是我们同一个花园小区,不过是对面那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