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发国际:梳妆盒里的半把剪刀     我们家有个祖传的木盒子,檀香木做的,雕着一些稀奇古怪的图纹,不过非常精致,透着一股神秘气息,据说这木盒子是我太爷爷那辈传下来的。不过到底怎样,谁也不知道,因为那盒子一直被我爷爷保存着。     我爷爷一个人住在祖屋里,爸爸几次三番劝他搬出来,他总是说:“不行啊,我得在这镇着……”镇着什么,他也没说。     三年前,爷爷临终前终于说出了那个秘密,我躲在门口偷听到了。原来,那盒子是太爷爷一个小妾的梳妆盒。小妾未嫁之前是个戏子,当时特别红,每次登台都是场场爆满,出出精彩。太爷爷常去捧她场。我们家当时是个大富人家,太爷爷也一表人才,最后抱得美人归。太奶奶是个大家闺秀,书香门第,与那女人倒也处得来。     平静地过了两三年。一天,一个男人来找那小妾,说是她青梅竹马的表哥。两人见面后大超一架,不欢而散。原来男人是回来娶那女人的,谁知她已嫁为人妇,恼羞之余,口出恶言。晚上,小妾哭了一整夜,天亮丫鬟进去,发现她已死在床上,胸口插着半把剪刀。     后来,小妾的屋子常出现怪异现象,猫啊狗啊会无缘无故死在那里,晚上常有女人的哭声,蜡烛也会彻夜不灭。全家人惶恐不安,请了道士做法事,道士说得找到另外半把剪刀镇着,冤魂才不会作怪。于是太爷爷就把另半把剪刀放在小妾的梳妆盒里。直到今天,人鬼相安无事。     爸爸是个彻底的唯物论者,不相信什么鬼啊怪啊的。爷爷死后,就把祖屋搬空,准备租给人家。搬家那天,我去转了一下,以前放床的地方赫然躺着半把剪刀,上面还有暗红色的血渍。我一惊,联想到爷爷说的秘密。会不会是那半把剪刀?想去找爸爸,可一转身,剪刀又不见了。难道是我眼花?还是快走为妙!     祖屋租给了一对夫妇,是打工的。男人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女人穿着也很朴素,只是一双眼睛瞟来瞟去,很媚。     不到一年,男人莫名其妙的死了。验尸官也没验出到底什么病。死的时候一把骨头,甚是恐怖。     祖屋隔壁的老奶奶无限惋惜的说:“作孽哦,年纪轻轻的就得色痨死了……”     “不是验不出病吗?”我奇怪。     “唉,那女人也是,何必这么作践她男人!”     我听得一头雾水。转眼看到那个女人,哇塞,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一身时髦的行头,脸上红红绿绿,眼睛更狐媚了,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妖气。     这几天,祖屋的邻居们纷纷到我们家投诉,说那女人不安分,老有男人进进出出,弄得那里乌烟瘴气。而且晚上常听到有人唱戏,咿咿哇哇的,吵得人不得安宁。     “晚上有人唱戏”,这又让我联想到了太爷爷的小妾,她也是个戏子呢。不会吧,难道又有鬼魂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