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朋友跟别人合租,在地铁二号线附近。合租的姑娘在西直门上班,需要坐地铁一号线到复兴门换乘地铁二号线,然后回家。
  某天,晚上十一点多了,这姑娘还没回来,朋友急了,打电话是盲音,只好等着,快十二点了,那姑娘打电话给他,声音都哆嗦了,叫他下楼接一下,实在是吓的腿软的走不动路了。
  等她缓过劲来,大家问她怎么回事,她才说出来。
  她六点多上了地铁,然后到复兴门站,准备下来换二号线,结果走来走去,发现找不到进二号线的门了,于是她认为是地铁在维修,决定去另一个换乘站,似乎应该是叫建国门吧,去换乘二号线,结果神妙的地铁在建国门站压根没停,直接过去了。
  如果有北京的朋友,应该知道,地铁过站不停这事并不是绝对没有,积水潭就有段时间不停,但是广播里会通知。建国门站没停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通知。
  于是她暴走了,决定下一站下地铁,坐公交车回去。
  好歹这一站是下成功了,也走到了地面上,上了回家方向的车,车上的人很少,但是每个人都很奇怪,坐的笔直,想像一下公交车上一堆老百姓坐的跟解放军一样,是多奇怪的事呀~~
  又坐了几站,上来一个男人,车上很多空座位,他径直走到那姑娘面前,说:“你干嘛坐我的位子。”那姑娘是彻底给吓傻了,立马奔下车。
  结果发现根本就是一荒郊野外,连个公交车的站牌都没有,也没人。站在路边上哭了半天,冒出来一个北京消失N久的黄色面的,司机愿意载她回家,她估计真给吓傻了,完全没多想就上车了。
  还好这车没什么事,把她送到楼下,就走了。
  她说完这事,还问我朋友为什么不接她电话,她说她在复兴门找换乘的时候打过他两次电话,但是都没人接。我朋友拿手机看,完全没有来电显示的记录,唯一有记录的,就是她在楼下打的那条。
  
  还有一个传说中火焰低的朋友,半夜上厕所,在镜子里总会看到别人的脸,他淡定走过,问他为什么不怕的时候,他说:“习惯了。”
  北京朋友跟别人合租,在地铁二号线附近。合租的姑娘在西直门上班,需要坐地铁一号线到复兴门换乘地铁二号线,然后回家。
  某天,晚上十一点多了,这姑娘还没回来,朋友急了,打电话是盲音,只好等着,快十二点了,那姑娘打电话给他,声音都哆嗦了,叫他下楼接一下,实在是吓的腿软的走不动路了。
  等她缓过劲来,大家问她怎么回事,她才说出来。
  她六点多上了地铁,然后到复兴门站,准备下来换二号线,结果走来走去,发现找不到进二号线的门了,于是她认为是地铁在维修,决定去另一个换乘站,似乎应该是叫建国门吧,去换乘二号线,结果神妙的地铁在建国门站压根没停,直接过去了。
  如果有北京的朋友,应该知道,地铁过站不停这事并不是绝对没有,积水潭就有段时间不停,但是广播里会通知。建国门站没停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通知。
  于是她暴走了,决定下一站下地铁,坐公交车回去。
  好歹这一站是下成功了,也走到了地面上,上了回家方向的车,车上的人很少,但是每个人都很奇怪,坐的笔直,想像一下公交车上一堆老百姓坐的跟解放军一样,是多奇怪的事呀~~
  又坐了几站,上来一个男人,车上很多空座位,他径直走到那姑娘面前,说:“你干嘛坐我的位子。”那姑娘是彻底给吓傻了,立马奔下车。
  结果发现根本就是一荒郊野外,连个公交车的站牌都没有,也没人。站在路边上哭了半天,冒出来一个北京消失N久的黄色面的,司机愿意载她回家,她估计真给吓傻了,完全没多想就上车了。
  还好这车没什么事,把她送到楼下,就走了。
  她说完这事,还问我朋友为什么不接她电话,她说她在复兴门找换乘的时候打过他两次电话,但是都没人接。我朋友拿手机看,完全没有来电显示的记录,唯一有记录的,就是她在楼下打的那条。
  
  还有一个传说中火焰低的朋友,半夜上厕所,在镜子里总会看到别人的脸,他淡定走过,问他为什么不怕的时候,他说:“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