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真的,在我身边发生的故事。 我在一苏州一家标识公司上班和妈妈一起住在宿舍里,自从上次妈妈会老家回来后就一直没睡好觉,夜里经常做梦梦到她妈妈。也就是我姥姥,找他去二姥姥家吃饭。梦里妈妈还是很清楚我姥姥已经去世了,死活不肯去。半夜经常看见我姥姥坐在桌子上看着她。 闹了好几天没了办法就打电话回老家找人去请巫师看看,后来我得知妈妈回老家的时候把姥姥带过来了,那天妈妈把带来的衣服翻了出来才发现有双姥姥的袜子烧的时候忘了。从十字路口送走了那双袜子,原本以为没什么事了,可是后来闹的越来越大。几乎没几天隔壁的一个小伙子,也就20刚出头,那几天脸色死灰,晚上吃饭同事之间开玩笑说他应堂发黑要倒霉了,关于我姥姥的事我和妈妈没跟别人说过,当时心里就有种不好的感觉。我看到他的时候特别是在晚上,就算有白色灯开着我也能明显看到他额头发黑像朦胧中乌黑色脸色也毫无血色,那天晚上和他同寝室的还有三个人说他有2天没回自己床上睡觉了。甚至没进过寝室,借别的人寝室睡觉。正常人两三天不睡觉精神上就快不行了。 一开始问他,他什么都不说。到了最后他坦白了,为什么自己不回自己寝室去睡觉了。只要晚上他睡觉睡到半夜就看见有个女的披头散发的从床尾爬他头上面部看不清,对着他的脸发出一种像要窒息的声音,他动也动不了,也不能说话,之后就不能睡了,一睡觉就噩梦。 有天晚上,他困的实在不行了就闭着眼在他旁边室友的床上躺了一会,刚睡没多久就感觉自己床上有东西过来了,什么都没看到,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其他室友都在桌子上打游戏,一点事都没有。最后就是他在晚上跑出了寝室。到隔壁的寝室去了,当时是半夜2点不到。一个星期前送的袜子。 在隔壁小伙子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和妈妈做了一个不一样却相同的梦。在来江苏的时候,在老家妈妈带我去了趟巫师那里,以前妈妈让人帮我算过我不能去庙里。请巫师帮我们求上一张平安符。妈妈的是平安符用涂了红砂的大红色布缝成的香囊,。巫师见到我上了香之后,同样用了涂了红砂的大红布缝成的香囊,却用蚕丝做的绳子,叫我妈妈里装七块生铁 七块瓷碎片 七个朝东,我也不记得朝哪个方向。的桃树枝 分别从不同的桃树上。我也不记得还有没有放什么了。。 那天晚上我和妈妈做了一个梦,也是我第一次被压得这么惨。平时的时候香囊我和妈妈都是不带的,挂在帘子上,寝室中间用钢丝挂帘子做隔离用的,帘子是俩边分开的,向中间拉,中间有五十公分是没有帘子的,坐在床上能看到桌子的一角。俩个香囊就挂在那没有帘子的钢丝中间,半夜我真正熟睡中突然听到妈妈在喊我,我答应了一声,没了回应,我以为妈妈是在说梦话,这都是正常的了。我又睡了回去,睡了感觉没一会感觉不对劲了,全身渐渐动不了了,又酸又疼,开始没目的的疼起来了,特别是腹部疼的说不上,身体酸 疼难受,疼了一会就开始有个小孩,因该是婴儿说话慢,像刚刚学会说话的,妈妈 妈妈.....叫妈妈... 我当时脑子还是清醒的确不自觉的叫妈妈。。我想哭的冲动都有了,我这么大的人了你还叫我叫妈妈。当时突然想起来隔壁小伙子,这么难受难怪他不睡觉,我想醒过来,当时疼的特别难受,翻了个身却醒不过来。我看见床边有个黑影,像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我,我心里想快来帮帮我,把它弄走,我难受死了,那个黑影慢慢的趴了下来,渐渐的我感觉不那么难受了,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中午我和妈妈说了那个梦,我们那里早上不说梦的,妈妈吓了一跳。她告诉我昨天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对夫妇站在河边 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孩子掉到水里了,夫妇去转身走了,妈妈抱孩子从水里捞了起来,抱到夫妇面前,给她们,却当没看见一样,妈妈抱着孩子对他说叫妈妈。。。。。。。。 最后妈妈带那个小伙子去看了这边的巫师,说是,桥那边有个庙,庙里有两个跑出来了跟回来了,一男一女,我们寝室那变有对夫妻怀5个月孩子,胎死腹中。我不知道这是自己做的一个梦还是怎么的,关于坐在我床边的黑影,不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了,从我小的时候,半夜醒来,它总是以一个动作 坐在床边侧着身子看着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