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同城网友,他的网名听起来十分潇洒,叫做“月下散客”,多有水平!多有诗意!

  我和他的交往日渐加深,我发现他经常会在半夜三更出现,并谈论一些有趣话题。

  他到底是干什么的?

  我开始想要和他见面,我想到了时下流行的人肉搜索,于是我要求他给我发来几张照片。

  我拼命地在这些照片上寻找着可以利用的蛛丝马迹,所幸,我找到了!

  他拍照的汉堡店竟然离我家不远,而且看样子他当时正在吃着快餐,根据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他很有可能第二次光顾同一家店。于是我开始在那家店里蹲守,反正他并不知道我的样子。

  我的努力没有白白浪费,几天之后我真的等到了他,我跟踪他找到了他的住址。我突然想要和他开个玩笑,我想要一边偷窥他,一边和他聊天。然后在他意想不到的时候,说出他在干什么,该是多么有趣。说干就干!

  我在笔记本上安装了无线网卡,然后又趁他出门的时候,在他的窗框上安装了针孔镜头。我捂着嘴嘿嘿偷笑,今天晚上我一定要把他吓死。

  晚上十点钟我打开了摄像镜头,可是散客的屋子里面空无一人,抽了根烟决定多等一会,因为他平时上网的时间就要到了。

  镜头里出现了一个人影,月下散客果然是准时上网,可是我突然吸了一口冷气,只见他拖着一具尸体走进了镜头摄界,然后蹲在尸体边上打开了一个皮包,里面是一台电脑,还有几把奇怪利刃。他打开电脑,然后我的QQ中,月下散客的头像就跳动起来,他告诉我说今天他搞到了一块上好牛排!

  我看着散客在地面上从容地铺好了塑料布,他在铺设的间歇还会蹲到电脑前打上几句回复。我惊恐地盯着镜头竟然忘了报警,只见镜头里散客照着尸体的腋下一刀割了下去。慢慢地,镜头中的那具尸体渐渐变成一堆肢体。

  散客在QQ里正在大谈他选择牛肉的一些技巧,他每割一刀就会抽上一口烟,然后再给我的QQ里发上一条回复。

  最后那具尸体变成了一包捆扎仔细的新鲜肉块,这时画面里突然出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递给散客一叠钞票,然后又有几个人出现在画面中拖走了那包肉块。

  这时我的QQ上跳出了一条他的信息:“知道我为啥叫‘月下散客’了吧?”

  我大惊失色尖叫一声瞪着镜头,散客仍旧蹲在地上叼着香烟,只不过他正凝视着镜头后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