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导演邵泽辉指出,“在中国,针对10岁以上的儿童音乐剧缺乏,大多数儿童剧的题材比较低幼,只适合小众的孩子观看。题材太过小众化,容易导致观众流失。”   “文化发展的大方向是大众化,对于音乐剧而言也是如此。只有大众化才可以覆盖最大的中国观众群体。”杨乾武指出。   对于国内音乐剧而言,面临问题并不稀奇,大量经典音乐剧的引进是其“必修课”,却不是“最后一课”。通过原创引进和版权合作,学习西方的创作机制,培育观众和市场,打造出原创经典作品,进而将中国的音乐剧推向世界,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相比其他,音乐剧对演员的要求近乎苛刻。被誉为“音乐剧之父”的韦伯认为音乐剧演员必须同时具备3个条件:唱歌、跳舞、表演。纵观国外,音乐剧演员接受着最为严格的训练和学习,歌、舞、演样样精通。反观国内,具有音乐剧所要求的综合技能的中国演员实在是凤毛麟角。   “中国音乐剧教育和人才的培养意义非凡。”居其宏指出,“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才能成就更多的好戏,让戏带人、人来演绎戏,这样延绵不断的良性循环才能让中国音乐剧产业越来越强。”   除了注重人才培养之外,音乐剧的本土化也一再被提及。艺术形式总是和一定的社会形态、民族心理及民族艺术传统相联系的。任何外来的艺术形式都必须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音乐剧也不例外。   “音乐剧从其特质来说,具有民族传统风格的形式才是其最好的一种艺术表现形式。”中国音乐剧协会副会长、评论家王道诚坦言,“在音乐剧本土化实践中,应该将其与中国传统戏曲等艺术形式完美融合。”   音乐剧进入中国,虽然属于典型的舶来品,但国产原创音乐剧绝不应该只是欧美音乐剧的翻译版。在音乐、舞美、造型、服装等方面,都应该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中国音乐剧人的眼光不能每天都盯着百老汇和伦敦西区,还应该时刻面对着脚下的黄土高坡。   为使音乐剧本土化,各地多家院团都在探索。广东东莞打造音乐剧之都,建立“政府扶持、目标监管、企业投资、项目办团、院线营销” 音乐剧创作生产的“东莞模式”,创编多部原创音乐剧。东莞文联主席周汉标说,“我们一直着力于原创音乐剧的生产,接下来要着力引进演艺产业公司入驻,搭建音乐剧制作生产平台,生产更多更好的音乐剧作品,同时开发相关产业产品,为中国音乐剧发展打下基础。”在做好引进的同时,保利院线也积极尝试着《三毛流浪记》《钢的琴》《王二的长征》等国产原创音乐剧的推出。保利院线副总经理张朝慧说,希望让越来越多的观众在家门口看到世界水准的演出,同时通过长期、不懈的努力,培养出一个欣欣向荣的中国音乐剧市场。   慕羽认为,中国本土音乐剧发展迟缓,和我们市场不够成熟、缺乏产业化氛围密切相关。音乐剧不同于农业社会诞生的古典戏曲和民间小戏,也不是计划经济“内部观看、部门评奖、领导接见、舆论祥和”的演出格局。音乐剧需要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产业化运作来推动发展。   王翔浅说,海外优秀音乐剧的本土化是对中国演员和整体创作的一个提升,是中国音乐剧发展不可欠缺的一条道路。“中国原创音乐剧发展可借鉴国外经验,注重延伸产业链。比如日本四季剧团的成功,与其企业化管理和市场化运作密不可分。”   “作为拥有大数据的公司之一,我们从来不孤立地研究人工智能技术,而是把人工智能和产品应用紧密结合起来。”谭平介绍说,比如360儿童手表应用了人脸识别技术。360行车记录仪上的高级驾驶辅助系统,能判断前面是否有车、车距多远,以及有没有偏离车道线等,并给出碰撞预警。同时,这两个产品还应用了语音语义交互技术。此外,花椒相机、智能摄像头和儿童机器人等产品,也都应用了人工智能技术。据统计,360产品的人脸识别技术每天调用量达上亿次,由此可见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频率。   潘文指出,语音识别、图像识别仍将是人工智能技术应用的主要方向。人工智能在智能设备中的应用将更加普及,“智能+”将成为各类产品的标配。基于人工智能的各类机器人有望引爆新的消费市场。   在教育部有关部门及中西部一些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的支持下,国家语委中国语言智能研究中心携手湖南、广西、贵州、河北、河南等省份的试点地区,联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中国科学院计算所、首都师范大学等单位的专家,正在推进智能教育与教育均衡发展百县示范建设工程。让我们听听理论研究者和实际工作者对于利用人工智能新技术促进教育公平的思考。   我国城乡、区域之间教育差距较大,优质教育资源总量不足,农村地区信息技术普及率偏低。首都师范大学副校长、国家语委中国语言智能研究中心主任周建设教授说,根据《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中以改革创新驱动教育发展的精神,我们努力以信息化为手段扩大优质教育资源覆盖面,推动信息技术在学习过程中的应用,增加中西部农村特别是老少边穷地区学生接受优良教育的机会。智能教育与教育均衡发展百县示范建设工程以信息化手段推动教育均衡发展,实现教育精准扶贫,帮助上述地区的孩子用知识改变命运。   周建设介绍,他们依托北京市高精尖创新中心政策和资金支持,组建了70余人的研究团队;建立了国家语委语言智能研究中心、中国人工智能协会语言智能专业委员会、语言智能博士学位点等国家级平台;创新了全信息评测模型、情感分析思维模型、主题聚合度分析模型等前沿基础理论;突破了英语智能评测系统、语文作文评测系统、语图生成AR教学平台等智能产品。将利用增强现实、大数据、计算机拟真等人工智能技术,面向中西部地区特别是贫困地区以及少数民族地区的部分中小学,开展智能化教学,探索新型教学模式,重点围绕语文、数学、外语等基础课程,构建互联网智慧教育平台。首先选取广西、四川、云南等试点省份的部分县的试点校,进行为期3个月的先行推广应用。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人工智能学会理事长李德毅担任智能教育与教育均衡发展百县示范建设工程首席科学家,他说,学习不是灌输,而是理解,侧重交互过程。未来,在“智能科学与技术”的迅猛发展中,教学及其研究将由知识工程走向认知工程,以学习为中心,聚焦于脑认知的研究和利用,主要包括读—语言认知、看—图像认知、想—记忆认知、计算认知、交互认知等几个方面。   国家督学姚喜双指出,教育均衡最根本的还是教学质量水平的均衡,这就要求凸显软件的作用,需要进一步搭建系统的智能教育平台,让教学双方更喜欢。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中国语言智能研究中心特聘教授李太豪介绍了他参与的智能教育课题的最新进展,特别是最新开发的以情感计算为理论基础的“读脸知心”系统。他说,这一国内外首创的新系统,不仅可以适时为教育主管部门及学校提供智能服务,帮助他们即时了解教师授课和学生听课情况,还可以为每个学生推送个性化练习。   云南师范大学校长、泰国坎查纳布里皇家大学名誉校长骆小所说,我们将积极参与这一促进教育均衡的善举,以智能技术开发领域高层次的专家队伍为支撑,建设覆盖学校、教师、学生、家长等所有教学行为主体的综合性智能平台,分别部署在PC、智能移动设备以及云服务器等各类设备集合上。   清华大学国家认知基地主任蔡曙山教授说,用智能工程促进教育公平,眼光非常独到,信息技术和教育相结合,能够建立贯穿教育教学的三大空间,即课前的教师备课、学生预习,课中的课堂授课过程,课后的作业批改、数据统计分析。互动课堂、智能学习、资源推荐、管理平台、移动学习等智能教育产品为教育均衡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可能性。   河北省廊坊市教育局局长薛树林说,智能教育能够帮助管理者及时了解教师授课和学生听课的情况,又能推进学生个性化的学习,可以帮助老师和行政人员从烦琐的具体事务中解脱出来,推动教育均衡发展。   河南省新乡市教育局局长李修国认为,智能教育的成果运用一定会促进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也一定能够受到老师和学生的欢迎,因为学生在跟老师的互动过程中,能够产生浓厚的兴趣,在快乐中提高学习成绩。   低空的臭氧来自哪里?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大学教授唐孝炎解释道,在温度较高、日照相对较强时,大气中的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化合物(VOCs)经紫外线照射发生光化学反应,生成臭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