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 史小辉 通讯员 韦雨丹)为了减少南宁市退休人员来回奔跑办理社保卡的不便,南宁市从今年6月下旬起,统一为南宁市社会化管理的退休人员制作社保卡。凡在南宁市正常领取退休金且尚未制作社保卡的社会化管理退休人员,无需本人到网上或银行网点申办,将由各合作银行分批发放。   随着监管的松绑,当微信、支付宝这两大支付巨头风生水起之时,越来越多的银行也重新推出自己的二维码支付产品,与此同时,银联同样开始布局二维码支付。如今,移动支付市场两强相争的局面尚未因为其他入局者而被打破,不过,无论如何,消费者已经可以坐享无现金支付的便捷。   “我已经有将近半年没带过钱包了。”作为一个喜欢尝试新事物的90后,小路算是本地较早的全面开启无现金支付生活的践行者。不过,最初当一些商家并没有习惯非现金方式付款时,小路拿着手机进行消费偶尔也会碰壁,而如今,路边的小摊贩都开始使用二维码了,小路已经不用担心无法使用手机付款了,请朋友吃饭、逛商场买衣服、去超市购物、寄快递、打车、买菜……在这些日常消费场景中,没有什么场景的支付方式是一个二维码和一部手机解决不了的,而二维码支付也正在成为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首选,这与支付巨头们的助推不无关系。就在今年3月5日,支付宝推出奖励金、翻倍机制和集中抵扣规则引人注目。5月18日,微信同样亮出鼓励金,每天分时段限量发放。这场竞争的结果可想而知,商场、餐厅、便利店、菜市场,到处贴着醒目的二维码,扫码支付一发不可收。来自艾瑞咨询的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5.99万亿元,到今年一季度,国内第三方移动支付交易规模已经突破20万亿元。   事实上,在大多数的商场柜台或商铺、摊贩的手中,都有着至少两个二维码,一个支付宝,一个微信,有的甚至还会出示美团、大众点评等团购网站以及银行等机构的二维码。   “移动支付确实方便,我根本不用担心收到假币,客户不用等待我花时间找零钱,效率大大提高,也省得我收取一大堆零钱之后,还需要去银行存款点钞。”水果摊贩老范向记者历数了二维码支付为他带来的好处,他告诉记者,对商家来说,不管是微信还是支付宝,申请还是挺方便的,除了提现需要一定手续费,其他费用基本没有,比起能享受到的便捷性而言,他更愿意承担这部分费用,而大部分时候,他也会通过二维码转账或者消费,这在一定程度上免去了提现的繁琐。记者了解到,如今,在老范的摊位上,通过手机支付的客户已经超过七成,且还有越来越多的人被这场“无现金革命”所吸引。   2014年春节,余额宝和微信红包横空出世,炙手可热,账户绑卡的闸门突然打开,虚拟账户资金通过二维码进入线下消费场景。这场互联网金融创新来得太快,以至于监管层开始担心金融体系会否失控,当年3月,央行便紧急叫停二维码支付。就在二维码支付被叫停的这一段时间内,银行机构借助二维码扫码拓展支付市场的道路同样被彻底堵死,不过,互联网系二维码支付却并未因此而销声匿迹,而是迅速成长并占据市场。   就在去年8月3日,支付清算协会向支付机构下发了《条码支付业务规范》的征求意见稿,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也意味着央行首次官方承认了二维码支付的合法地位。   而由于监管压力错失市场先机的银行业二维码支付,在两年多之后才姗姗来迟。去年7月中旬,工行高调推出“工银e支付”,成为自两年前央行叫停二维码支付以来,首家正式进军二维码支付市场的国有大行。去年11月初,建行也正式上线了二维码支付产品。与工行将二维码支付加载在融e联上不同的是,建行的“龙支付”附着在手机银行之中。几乎与建行同一时间,民生银行也上线了二维码支付产品。直至目前,多数银行均开发了自己的二维码支付产品。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大银行的二维码支付产品多数支持多码合一付款,使用微信、支付宝等都能支付。   不过,省内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向记者透露,至少从本地来说,目前大部分银行合作的商户规模仍然较为有限,而微信和支付宝与商户的合作并无任何限制,在此前已经积累了大量的合作商家,市场认可度更高。另外,即便是推出二维码支付的银行,多数也都是在其手机银行APP增加了一个扫码的功能,使用时并不如微信或支付宝方便。上述人士透露,不少银行在推出二维码支付时,依托的仍然为支付宝或微信平台,“从以上方面来说,银行是很难超越微信和支付宝的,除非跟这些支付巨头进行战略性合作,才会获得一定盈利空间。当然,银行二维码支付的优势是,可以为客户提供更高的安全保障,有的银行二维码支付过程中,银行可对原始卡号进行变异处理,隐藏真实卡号信息,并可进行单笔、日累计交易限额管理,且24小时实时支付交易监控。”   易观智库最新发布的《中国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市场季度监测报告》显示,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第三方移动支付市场交易中,支付宝占比53.7%,腾讯财付通(微信支付和QQ钱包)为39.51%,两家共占据移动支付市场超过93%的市场份额。   随着移动支付争夺日益激烈,在近日,为了补齐自身短板,银联再度发力,联合40余家商业银行(多为股份制银行及地方商业银行)正式推出了银联云闪付二维码产品,与支付宝和财付通抢占“阵地”。与此同时,银联也加入支付宝和微信的“混战”,并宣布,从6月2日起,消费者在全国40个知名商圈约十万家商户,只要使用银联云闪付卡、手机扫码支付,均可享受优惠回馈。银联表示,另有近60家商业银行正在加紧测试并即将开通,年内其他主要银行也将基本实现全部开通。业内人士表示,银联加入扫码支付可快速弥补其在线下小额支付场景中的缺位,提升客户黏性,巩固其在大额支付场景中的优势。   在业内人士看来,银联一方面加快探索自身的转型发展,另一方面通过与外部伙伴合作的方式不断推出各类支付产品,这些行动均显示出其“重返”国内支付市场头把交椅的决心。与支付宝和财付通主推的“扫码支付”不同的是,银联此前大力主推NFC近场支付方式,这其中包括卡片云闪付以及与苹果、三星等公司合作在国内推出Apple Pay、Samsung Pay等。   据一位股份制商业银行人士介绍,与扫码支付相比,NFC近场支付不需联网或打开某个APP或唤醒屏幕即可实现支付,且由于采用了支付标记化技术,安全性也很高,但是从实践来看,尽管银联也通过各种营销手段来进行推广,但效果差强人意。   而此次银联是否能够联合各大银行实现逆袭,仍有待市场考验。有业内人士分析称,支付宝和微信投入大量资金通过长期的线上线下活动一直在潜移默化地培养用户的消费习惯,现在已初见成效,目前二维码支付市场的格局基本已定,而银联这时再去改变消费者的支付习惯,确实存在一定难度,传统银行机构如果只依靠自身的力量取得重要市场占比基本不可能,联合多家银行的聚合支付是最好的切入方式。不过,让人难以否认的是,随着竞争逐步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更多技术将会被应用到支付领域中,支付领域将会获得一次新的发展。   据悉,除了在国内的布局,银联目前也在力促跨境支付发展,深耕银行卡持卡人境外消费市场并加码海外二维码支付市场的布局,试图从国内市场分一杯羹的同时,在境外实现对这些行业外竞争者的优势合围。   不过,“快速扫码”也像一柄双刃剑,在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存在一定的风险。   记者了解到,除了安全度较高的“银行系”二维码支付,不管是支付宝还是微信或是其他支付方式,“无现金”支付主要有两种,一是由消费者手机APP自行生成二维码,提供给卖家扫描。然后卖家通过提交扫描到的消费者信息向消费者的账户收取资金。二是消费者用手机APP扫描由卖家提供的二维码,获取卖家信息,直接向卖家转账支付资金。因此,“无现金”的支付,只是现金交易被“二维码”取代,通过二维码信息交互实现了消费者与卖家之间的物资交易。   事实上,自诞生之日起,二维码支付的安全问题就伴随着它的广泛应用不断发生。毕竟本质上,二维码就是一串代码,难辨真伪,而二维码的伪造手段也相对简单,一些骗子通过将商家立牌上的二维码偷换成其他二维码,欺骗消费者和商家。不法之徒反复诱导消费者扫码,骗取消费者钱财的案件时有发生。   业内人士提醒商家,真假二维码用肉眼是很难分辨出来的,要想避免被骗子偷梁换柱,要注意两点,一方面对自己张贴的二维码进行及时的维护,在每天生意开张前,都可以用自己的手机扫描检查一下收款账户的名字是不是对得上,看看自己张贴的二维码是否存在被覆盖等异常情况;另外,在消费者付款以后,及时查看对方的支付凭证或查看手机是否到账,若没有实时到账,就该引起高度警惕。   而从消费者来说,有银行人士提醒,同样需要提高警惕,误扫有陷阱的二维码,很可能让自己不小心陷入网络诈骗。一般来说,各大商场、超市、便利店都有专用扫码设备,“陷阱”二维码无缝可钻,所以安全性毋庸置疑。但是,对于没有专用设备的商家而言,消费者一旦扫描“陷阱”二维码,银行账号、支付密码等个人信息就可能被盗取。因此,要加强防范意识,警惕二维码“陷阱”,尽量去正规商场、合法单位进行消费,不随意扫描不知来由的二维码。   在受访80位老年人中,多数老年人对自身健康状况自我评价不高,有90%的人被确诊为患有疾病。幸运的是,他们中的96.2%都参加了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很大程度上减轻了老人及其家人的经济负担。然而,这些老年人普遍缺乏购买商业保险意识,只有5人购买。   由于离家不远即有医疗机构,受访老年人日常就诊多以就近为主,城镇到社区卫生服务站、县医院居多,而农村则多数是到乡镇卫生院。但受访老年人普遍认为,基层医疗机构的设备多数都较为落后,且缺乏有经验、技术水平高的专业医生,不能获得医疗机构所在地居民的充分信任,一旦病情稍微严重时,还是会奔往城市大医院。对于大医院开通的就诊便捷通道,多数老年人不会用。   家庭医生尚不普及,在就诊总体满意度方面,仅有33人表示满意。而社区及医疗机构组织不定期举办的健康知识讲座、发放的健康知识手册是老人们获取健康保健知识的主要渠道。除此之外,受访的80位老年人,无论是本人或家人,都没有签约的家庭医生。   今年2月,一篇《舟山2000多余学生信息泄露几乎覆盖全辖区学校》的媒体文章,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由于此案牵涉舟山市多所中小学校学生信息,涉案人员众多,公安部将此案列为部标督办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