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7月至2017年7月,该网站共点名道姓通报176起责任追究典型问题,涵盖北京、河北、山西等22个省区市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通报的176起典型问题中,共问责323人次,被问责的党员干部当中,既包括李立国、窦玉沛、陈传书、曲淑辉4名中管干部,也包括大量基层党政干部。   “这表明,《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实施一年来发挥了重要的惩戒和警示作用,问责不是纸上谈兵,而是动真格。权责相一致,失责必追究,问责已经制度化、常态化。不论什么级别的干部,只要违反了问责条例,就必定受到追责。”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对《法制日报》记者说。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数据说明,经过一年努力,问责条例已初步发挥制度威慑力,问责已形成常态化并成为全面从严治党的利器。党的十八大以来,问责以问题为导向,自上到下正在形成体系化,覆盖到不同层级的党组织和不同级别的党员领导干部,没有任何党组织和党员领导干部可以游离于问责范围之外。   今年2月,湖南省冷水江市委原书记刘小龙被问责,原因是该市多名党员领导干部长期参与赌博。   根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通报,2010年至2016年5月,冷水江市政协原党组书记、主席陈代宋等20多名党员干部在该市某茶楼参与打牌赌博,数额巨大。冷水江市中医院原院长张毅波等人投资入股该茶楼,持续时间长、涉赌金额大、涉案党员领导干部人数多,严重败坏党风政风,影响社会风气。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通报称,刘小龙对本市多名领导干部长期参与赌博问题失察,对上级交办的有关干部打牌问题线索处置不力;市纪委对上述问题未及时发现和查处。   2016年11月,因落实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刘小龙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市纪委原书记阳卫龙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包括该起典型案例在内,中央纪委通报了部分地区和单位查处的6起典型案例,他们都是因为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和监督责任不力被问责。   问责条例规定,党的问责工作是由党组织按照职责权限,追究在党的建设和党的事业中失职失责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的主体责任、监督责任和领导责任。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的统计数据显示,在176起问责典型问题中,有128起追究了相关人员的主体责任,占总数的73%。同时,43起追究了相关人员的监督责任,21起追究了相关人员的领导责任,7起追究了相关党组织的责任。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推动各级党委切实担负起主体责任,这是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关键所在。统计中,73%的案例都与追究主体责任相关,这说明各级纪委在执纪过程中严格落实党中央的精神要求,对推动主体责任落实发挥了监督执纪问责的作用。   在被通报的176起问题中,本地区、本单位出现“党的建设缺失”的情形最多,有77起问题,占24%。   其次,71起问题属于维护党的纪律不力,导致违规违纪行为多发,甚至本地区、本单位一时间出现多人违纪违法问题。   例如,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今年年初通报的一起典型案例中,湖北省沙洋县工商局多名工商所所长因违反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先后被调查处理。沙洋县工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美坊未正确履行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2016年12月15日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杜治洲认为,从历轮中央巡视的结果来看,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问题比较严重。因此,《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坚持问题导向,将党的建设缺失列入问责情形,旨在推动各级党组织和党的领导干部把管党、治党、建设党的政治责任落到实处。   在宋伟看来,党的建设缺失、维护党的纪律不力等情形是基层落实“两个责任”存在的共性问题,这些情形被问责,反映了在全面从严治党过程中确实还存在着诸如此类的薄弱环节,需要通过不断深化问责制度,强化“两个责任”的落实。   2016年8月,山西省天镇县纪委对该县民政局职工石海全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此事随后的处理情况,却引起了干部群众的关注——天镇县纪委对县民政局前后4任局长及两任纪检组长进行了问责。最终,1名干部被查处,6名领导被追责。   2012年至2016年,因单位多人违纪违法,北京市西城区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被问责;2016年,因落实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工作不力,贵州省盘县大山镇原党委书记被问责……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统计数据显示,自2016年7月8日《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施行以来,在被通报的323人次被问责的对象中,被问责的地区、单位、部门“一把手”达到186人次,占问责总人次的58%。   根据问责条例的规定,问责对象是各级党委(党组)、党的工作部门及其领导成员,各级纪委(纪检组)及其领导成员,重点是主要负责人。   杜治洲认为,实施问责关键要抓住“关键少数”,因为落实管党治党的政治责任,关键在党委、要害在“一把手”,根本要靠以上率下,从而层层传导政治压力。   宋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一把手”是承担党委主体责任的第一责任人,“一把手”被问责所占比例最高,说明问责工作抓住了关键少数。   庄德水认为,众多“一把手”受到责任追究体现了有责必问、问责必严的政治信号,体现了精准问责的工作特色,契合了当前全面从严治党的政治要求。要切实推动“主体责任”落地生根,必须“真兑现”“硬挂钩”,把主体责任落实与政绩考核相挂钩,谁没有落实好主体责任,谁就要受到追究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