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是因为自然语言的复杂性。自然语言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我们至今还没有发现任何其他更为复杂的符号系统。语言的用法、词的功能等就像棋子的走法一样,是无穷多的,这种复杂性很难用严格的数学公式加以描述。王志强表示,自然语言“复杂特征”的形式化描述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况且人类对这种复杂性的认识也需时日,这本身就决定了机器翻译研究必须经过一个漫长而艰辛的过程。   障碍还来自于自然语言的多义处理。王志强介绍,自然语言在词汇、句法、语义、语用等各个层面都充满歧义,这些不同的意思需要对应不同的语境来进行翻译。“更难的是,语言交流是在一定的环境中进行的,一句‘你干得不错呀’,可以表示赞赏,还可以表示讽刺,这种言外之意及其背后的条件及语境,在目前情况下计算机是无法分析的。”这种整体语境观念目前是超出机器处理能力的。   另外,计算机难以感知文化。自然语言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文化赖以传播的物质表达形式。翻译工作中译者可能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如果不懂得与原文有关的文化背景知识,在翻译时,会觉得原文理解起来不知所云。这就需要译者在翻译的过程中,结合文化、历史、地理、风俗习惯等背景知识对文字内容进行“重组”。   崔彦军表示,机器翻译的工作原理是建立在串行二值逻辑基础上的,只能在限定的范围内进行一对一的选择,因此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令人费解的译文。要让机器翻译通顺,就必须教会计算机尽可能详尽的各种文化知识,以目前的人工智能发展水平,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自然语言的收集也是制约机器学习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现今能够实现机器翻译的自然语言,都是国际交流中常用语种,而大量小语种并未包含其中。”崔彦军认为,这主要是因为目前的机器翻译需要依赖于大量数据的收集、录入、标记学习,而许多小语种的数据收集存在困难,因此无法实现翻译范围的全覆盖。   “机器翻译水平想要得到质的提升,需要实现人工智能、机器认知能力、机器模拟人脑思维等多领域技术的突破。”王志强表示,“当然,我们也不排除在未来的某一天,计算机能够实现准确的‘完美翻译’。不过人类也不必过分担心,因为它们的角色只是辅助人类轻松、便捷地开展工作,而不是取而代之。”   上半年,全省消协组织共受理家用电子电器类投诉案件1306件,占投诉总量的21.92%,同比上升46.25%。共受理服装鞋帽类投诉1056件,占投诉总量的17.72%,同比上升52.38%。   上半年,涉及美容、美发、健身等服务预付款消费的投诉增多。消费者反映的问题主要有:经营者打着免费美容或赠送礼品的幌子,对进店消费者进行消费误导;经营者以超低折扣优惠吸引消费者办理会员卡、VIP卡,消费者使用过程中,经营者却找出种种借口要求消费者加价消费;部分经营者在收取消费者高额会员费后“消失”,也有一部分经营者搬迁或转让店面后,拒绝消费者合理的退卡要求等。   交通工具类投诉中,汽车类投诉持续增长,汽车售后维权难。上半年全省消协组织受理交通工具类投诉552件,占投诉总量的9.26%,同比上升69.85%。其中涉及汽车(含零部件)的投诉有244件,占交通工具类投诉量的44.20%,同比上升40.23%。   “每天来这里看报纸、聊天、下棋,晚年生活很有乐趣。”7月11日上午,82岁的程大伯正在石家庄市宁安街道日间照料中心看报纸。“老年人最怕孤独,渴望和别人多交流。”他说。   几年前,程大伯的老伴去世,他就跟着女儿一起住。刚开始很不适应。女儿女婿平时工作忙,自己白天除了遛弯、看电视,也不知道该干点什么,吃饭也是凑合。半年前,听说宁安街道日间照料中心是专门面向老年人的场所,活动内容非常丰富,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来到这里,“现在每天都来,过得很充实。”   据介绍,目前各类养老模式中,居家和社区养老被视为最符合我国养老传统,最契合老年人心理需求的模式。老年人不出家门就能享受到贴心服务,在社区就能满足其养老需求,是最理想的一种生活状态。然而,如何做好居家和社区养老,一直是社会关注的问题。   记者一走进宁安街道日间照料中心,就被悠扬的歌声所吸引。原来这里还开办了老年大学,设置了声乐、器乐、美术等课程,满足不同老年群体的精神需求。   在服务模式上,宁安街道日间照料中心采用“专业+志愿”的模式,由专业机构负责日常的人员服务及管理,还为老年人提供就餐服务。除了解决饮食问题,日间照料中心还为社区60岁以上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康复理疗、文化娱乐、精神慰藉等服务。   该中心还专门为行动不便的老年人提供上门服务。老年人在家拨打12349服务热线,或按下一键通呼叫器,中心接待人员即可安排服务人员上门服务。   不仅要提供养老服务,还要搭建活动平台。作为我省唯一获批全国开展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城市,石家庄市今年将建设60个750平方米以上的综合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和240个150平方米以上的标准化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通过打造15分钟养老服务圈破解居家和社区养老中的难题。   不只是石家庄,近年来,我省大力构建居家养老服务体系,推动居家养老呼叫网络建设,12349服务热线基本实现城区全覆盖,为老服务企业达到4万余家,较好解决了居家老年人养老难题。截至目前,全省共建立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2388个,覆盖率达70%。   此外,我省还相继出台了《河北省居家养老服务条例》《河北省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实施意见》等一系列文件。根据规划,到2020年,我省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将覆盖所有城市社区和90%以上乡(镇)。   “护士每天都会到房间查看老年人的身体状况,如果老人突然身体不适,按下房间内的紧急对讲呼叫器,护士会立刻赶来。”78岁的何素娟老人来自北京,在燕达金色年华养护中心已经住了一年多时间,她觉得住在这里特别踏实。   位于廊坊三河市燕郊经济技术开发区的燕达金色年华养护中心,目前有1600多名老年人入住。中心内设医疗站,由专业的医护团队为老年人提供一般性疾病、常见老年多发病之类的诊疗,满足老年人的一般性常见多发病诊疗需求。   老年人在入住前都要进行健康系统评估,根据评估结果来确定居住的环境以及照料、护理的等级。燕达集团副总裁李海燕介绍,养护中心还设有康复训练大厅、中医理疗室和康复治疗设备,并配备具有职业资格、经验丰富的康复师和中医理疗师,随时为老年人提供服务。   随着年龄的增长,不少老年人身体状况大不如前,如何保障老年人健康成为养老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注的重点。   为了让老年人在养老机构能实现及时就医,近年来,我省各地积极探索,养老机构以合作或联建的方式引入医疗机构,把养老机构的生活护理功能和医疗机构的医疗保健功能整合起来,不断增强养老机构医疗服务能力,有病治病,无病疗养,为老年人提供持续性、针对性的医疗照顾服务。   据介绍,石家庄、邯郸、邢台和保定4个市分别被确定为第一批、第二批国家级医养结合试点单位。同时,我省总结、推广了邢台和邯郸等地医养结合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经验,培育了80家主要收住失能半失能老年人的全国爱心护理工程建设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