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疗卫生角度来看,如三级医院普遍病患较多,不利于开展养老服务。一些护理医院、精神病院、社区医院、厂矿医院等创办养老机构,不能享受政府对社会化养老机构给予的一次性建设补贴和日常运营补贴。政府不能给医养结合提供经费支持,医养结合的政策体系专项规划医护、养护等内容标准服务规范运营机制还不完善,受全国预算单位经费收支制度的制约,乡镇卫生院对创办医养结合机构积极性不高,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机构因为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任务重,分级诊疗压力大等原因,为失能失智老人开展上门服务的难度较大。”甄炳亮说。   开展医养结合和长期护理,无疑是提高我国养老服务质量的重要内容,也是广大老年人及其家庭最关心的,特别是对于重度失能失智老人,医养结合和长期护理更是其家庭的刚需。   如何从我国实际出发,设计出符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符合现阶段老年人及其家庭的经济能力,能够基本解决失能失智老人的基本养老服务需求,符合养老、医疗和长期护理既相互衔接,又分工明确的养老服务、医养结合和长期护理的路径?   民政部社会福利中心副主任甄炳亮认为,应该把基本养老服务从养老服务中独立出来,这是解决我国养老服务目前存在供需不对接、政府职责不清、政府和市场边界不清的根本前提。“政府负责基本养老服务,其服务对象应该是失能失智老人,特别是重度失能失智老人。据专家估计,重度失能失智老人不到1000万人,对这些老人的养老服务不是体育、文化、娱乐活动,而是长期照护。长期照护是指为失能患者提供不同程度的照护,使其具有自尊、自主及独立性,或者享受有品质的生活。长期照护的目标是满足那些患有各种疾病和身体残疾的人对保健和日常生活的需求,其服务内容包括饮食、起居照料,急诊和康复治疗等一系列正规和长期的服务”。   “当我们把基本养老服务与长期照护的概念提出来,就明白养老服务、医养结合、长期照护三者之间的关系了。”甄炳亮说。   养老服务是个大概念,服务对象、服务内容相当广泛。基本养老服务是一个小概念,其对象是失能失智老人,其服务的内涵是基本生活照料。医养结合是老年人都需要的医疗健康服务、健康教育。我国提出为65岁以上老年人建立健康档案,针对老年人慢性病、多发病等在医院设置老年病科,居家和机构养老的老年人也需要医护人员上门服务,所以医养结合是老年人养老的有利支撑。   政府在基本养老服务职能中的定位需要明确。甄炳亮认为,政府要保障基本养老服务,也要推动建立失能失智老人,特别是重度失能失智老年人长期照护体系的建立。   “第一,要鉴定出服务对象,也就是哪些是重度失能失智老人,应该有一个民政、卫生和人社部门共同认可的失能老人的评估标准。这个评估标准,应该看其生活自理程度。第二,提供资金支持,建立长期照护保障制度,现阶段应该是福利救助和各类保险相结合的长期照护的资金保障。第三,提供长期照护的服务设施,特别是社区小型嵌入式的长期照护设施。”甄炳亮说。   政府还应放开养老服务市场,养老社区、养老地产、养老养生等,都应该交给社会,政府在公平竞争环境上给予保障。   政府职能定位还需要加强监管,“需要建立有关部门分工合作的监管机制,要加强事中、事后的监管,通过这些监管体制来保障各类老年人,特别是失能失智老人的人身安全。”甄炳亮说。   近日, 网络上疯传的一则视频显示,江苏盐城市阜宁县交警大队违章处理中心女性工作人员焦某某,私自给插队的人办理违章业务,被质疑后怒怼公众“领导有特权,就可以插队,排号是针对老百姓的。”目前,阜宁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已对其作出处理,并向社会发布了处理决定,焦某某已被辞退。   没有拿“临时工”之类来搪塞,没有用“正在调查中”来暂避风头,也没有随意给出一个停职检查的处分来回应舆论,而是较为彻底地予以辞退,阜宁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此番处理还算让人满意。   作为一名处理交通违章的窗口单位工作人员,每天都要高频次地跟老百姓打交道,谦和、专业、高效、依法依规,秉公办理、一视同仁,是其应有的工作姿态,这并非什么高要求,而是“及格线”。焦某某显然交了一份不及格的答卷——对自己人尤其领导,随意开绿灯,无视规则,帮其插队;对办事群众,叉腰怒喝,怼了好几个回合。如此欺下媚上,让人愤慨。几个月前,重庆某区行政大厅有位科长向前来办事的群众泼了一杯热水……类似的公职人员当然是少数,但如此恶劣行为对政府形象的“杀伤力”实在不轻。在眼下这个全民都可“直播”的时代,一些公职人员不要太无知无畏了。   服务行业总说顾客就是上帝,哪怕心如刀割也要笑脸相迎。某种角度看,各级各地政府行政大厅、交通违章处理中心、信访接待办等窗口单位,诸多一线办事人员,做的也是“服务业”,要按“等位”顺序“叫号”“上菜”“买单”。不同的是,商业服务可以针对高端客户、金主提供“免排队”、打折之类的优待,而政务服务没有VIP,谁也没有特权。领导干部更该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先天下之乐而乐”,也不该轻易应允和享受某种特权。   说白了,此番事件之所以引发众怒,一方面,是当事工作人员做法有失妥当,态度蛮横;另一方面,还是祸从口出——“领导有特权,就可以插队,排号是针对老百姓的。”这或许是情急之下的一时口快,但更有可能平时就是这么想的、这么做的,所以不用过脑子就说出了大实话,这无疑触动了公众的敏感神经。从经验来看,老百姓办很多事情往往都是“持久战”,不折腾几个地方和部门,拖上几个月,很难把事情办利落彻底,并且有些服务本身就限号,可能排队几个月还没真正进入办事流程。办证照要排队、看病要排队、买火车票排队、买房子排队、孩子上学上幼儿园还得排队……老百姓对排号的滋味再熟悉不过。   近年来,中央不断推进和加强党员干部的作风建设,社会治理方方面面的改革创新和完善也在进一步彰显制度、法律的力量,尽可能避免和遏制权力的不正当行使,向各种法外特权、权力任性“亮剑”“挥刀”。一些基层公职人员不时上演的“官本位”和“特权思维”戏码,说明这些错误观念的顽固性和反复性,也提示我们树立、践行正确的权力观必须常抓不懈,该问责、该处理的不能手软。   毕业三年之后,A小姐重新做回了学生。这三年她可没闲着。   第一份工作,都市报记者,满北京城跑,烂泥地里趟过污水,荒郊野岭里听过狼嚎,和坑蒙拐骗的商人斡旋,特别厉害。调查新闻界的一颗新星冉冉升起,升到半空,姐们辞职了,投奔了一家行业媒体,兴致勃勃地做起了行业记者。这活儿不容易,没点儿资源,单凭天赋和经验很难打开局面。好在姑娘聪明,很快也摸到了门道。   我本以为,剧情会是A小姐最终在她的条口独当一面,见神杀神见佛杀佛。没承想,我又拿错剧本了。她又离职了,这回比较激进,直接转行到广告业。   其实,广告达人并不是A小姐的梦想。她最感兴趣的领域,其实是咨询。在广告圈摸爬滚打的日子里,她没少往咨询行业的“锅”里瞄,观察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目前她的经历和储备都没法支撑自己从容转身。   或许在上一辈人眼里,我这个作天作地的朋友特别不靠谱,没长性,不安分。可是改革开放快40年了,毕了业找个单位一蹲,一辈子不挪窝,不再是常态。工作换得勤就是不踏实的观念,也该被放入历史的故纸堆。   A小姐在职场上一路小跑,步子迈得是比一般人快些,但每一个决定都有清晰的主张。做记者,可以迅速地接触社会,掌握认识世界的方法论。只是,记者只负责记录和讲述,这并不能让她满足。涉足商业领域之后,她慢慢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找到新的目标。   三年的腾挪,看起来动荡,但A小姐其实过得很稳当,很有规划。三年三份工作,却不是三次“从零开始”,用她的话来说,做记者时和采访对象打交道时的技巧,在做广告跟客户打交道时同样适用,做记者培养的分析能力,在咨询行业也是基本功。   能规划得妥当,想得清楚,走得快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