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人士认为,经过监管层对资本市场基础性制度完善工作的常抓不懈,各路“活水”将源源不断地注入A股市场。同时,随着A股纳入MSCI、债券通“北向通”正式开通以及个税递延等政策的实施,也将会为资本市场发展带来巨额的资金增量。   “全球追踪MSCI指数的总资金规模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其中追踪新兴市场指数的资金约2万亿美元。”MSCI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亨利·费尔南德兹曾表示,如果以0.73%的权重计算,初始纳入吸引的资金大概是150亿美元。中期来看,随着未来纳入权重进一步提升,流入A股的资金规模可能会超过3000亿美元。   此外,国务院办公厅7月4日印发《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的若干意见》提出,要落实好国家支持现代保险服务业和养老服务业发展的税收优惠政策,对商业保险机构一年期以上人身保险保费收入免征增值税。同时,国家将在2017年年底前启动个人税收递延型商业养老保险试点。   有市场人士指出,国务院推出的养老个税递延政策其实就是中国版的401K计划,而401K计划曾是美股牛市的重要推手。税收制度的安排不仅可以左右财富流向,同时也是市场资金投资方向的调节器。而从本次税收递延政策的推出来看,不仅有助于保险公司的业绩提升,同时也将为资本市场,特别是A股引入巨额增量资金。   “国家在加大养老金资本运作的同时,也不断扩大养老金的资金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表示,考虑到目前市场可投资的优质标的并不多,所以未来个税延递政策实施后所增加的养老资金,势必会有很大一部分进入资本市场。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表示,一个稳健的资本市场必定要有一个发达的保险市场做后盾,保险资金是资本市场的重要资金来源之一。“同时,商业养老保险金作为长期机构投资者,提倡理性投资和价值投资,不仅有助于壮大A股机构投资者的队伍,也带来了理性投资理念。”王绪瑾指出,商业养老保险具有长期负债的特征,有利于资本市场的长期稳定。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长期资金入市投资可参照全国社保基金的投资路径。2016年全国社保基金年度报告显示,自成立以来,社保基金年均投资收益率8.37%,累计投资收益额8227.31亿元。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从各年的收益率来看,我国养老金年度投资收益率的离散度太高,只要前一个年度高收益率,就可以平滑掉后几个年度的亏损或低收益率,这是由A股生态所决定的。   “公募基金是典型的组合投资者和长期投资者,而养老金则是最重要的长期投资者。”董登新表示,截至2016年底,我国公募基金净值仅为9万亿元,剔除货币基金后,公募基金规模仅有5万亿元左右。因此,我国公募基金规模急需大扩容、大发展。然而,没有养老金支撑的公募基金,做大规模是有难度的。所以,在养老金储备做实、做大、做强的同时,公募基金也应同步加速发展。   有业内人士提出,完善A股市场结构,还需持续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从MSCI选取的目标公司来看,均为经过市场检验的优质上市公司,其盈利水平、公司治理水平都相对较高。   反观A股市场,上市公司中传统行业仍占据多数,近期盈利能力普遍下滑,新兴行业、成长型企业数量偏少,市场淘汰退出机制不畅,市场结构亟待优化。一些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不健全,“一股独大”的现象仍广泛存在,重融资、轻回报、信息披露质量不高等问题突出。因此,需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质量,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2016年7月22日上午9时许,冯某某和罗某某驾车前往绵阳三江大坝下游钓鱼,因大坝开闸泄洪,冯某某被洪水围困在河中,两人立即拨打报警电话求助。   辖区派出所接110指令后,迅速抵达现场。由于水流湍急,冯某某距岸较远,无法营救的民警立即联系大坝管理处,要求值班工作人员暂停泄洪救人,同时请求119、110前来救援,在此过程中,因水流过大,冯某某被水冲走,后经村民曾某某、文某某救起时,冯某某已经溺亡。   事发后,冯某某的女儿和未成年儿子向大坝管理处索赔遭拒。2016年8月,姐弟俩将管理处起诉至游仙区人民法院,索赔各种损失共计67.86万元。   两原告称,被告在没有警示、提醒、告知的情况下,突然开闸泄洪,导致冯某某被洪水围困,无法脱身。救援民警再三要求被告暂停泄洪营救,但漠视生命的被告却以各种理由拒绝,致使冯某某在完全能够得救的情况下,最终被水冲走溺亡。   原告认为,被告疏于管理、未履行应尽义务导致了冯某某溺亡,应承担赔偿责任。   大坝管理处则辩称:原告所说“被告漠视生命拒绝救人,随意开闸放水”与客观事实不符。被告作为大坝管理者,依法履行管理职责,在事件发生时,一直处于泄洪状态自身并无过错,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死者冯某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明知大坝正在泄洪,应当能够预见到在泄洪且在暴雨黄色预警情况下进入堤坝的危险,而仍然不顾大坝管理处设置的警示标志,私自进入堤坝,是导致事件发生的原因,事件责任在死者,应当由死者自行承担责任。   庭审中,原告称被告没有履行广播、警报、巡查、告知义务,没有设置警示标语,也没有设置隔离带。被告作为管理人,是否采取了安全措施并尽到了警示义务?成为原被告争议的焦点。   该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作为行洪输水通道的河道,其功能是行洪输水,不是供行人使用的通道,也不同于通常意义上的公共活动场所,被告大坝管理处没有在该处设置警示标语的义务,但被告在通往河坝处设置了“河道危险!禁入”的警示标志,尽到了设置警示标志的义务。证人及派出所提供的执法记录仪视频证实,泄洪时未有泄洪警报或宣传广播,被告也未提供汛期日常巡视检查记录,因此,被告采取了部分的安全措施,但并未尽到警示义务。   “年初考虑过到海外并购项目,但最终放弃了。”深市某上市公司高管陈华(化名)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当时主要是考虑到不确定性很多,“我们关注到最近又有不少公司活跃起来,我们先观察这些‘探路石’的效果再作打算。”   陈华口中的“探路石”近期频频出现,其中不少是“超级大手笔”。如17日,万科宣布联合厚朴投资、高瓴资本、中银投资等财团参与新加坡上市公司普洛斯的私有化。如果交易达成,总金额高达159亿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785亿元)。9日,中远海控和上港集团宣布了集运市场迄今为止的最大买卖:拟作价最高492.3亿港元(约合人民币429亿元),要约收购东方海外国际100%股权。   事实上,自从一季度遭遇“急刹车”之后,以上市公司作为主力军的跨境并购已迎来复苏期。Wind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发起的海外并购高达139起,几乎与上年同期的142起持平。同时,商务部7月13日发布的数据显示,6月,对外非金融投资达到2016年12月以来最高值,为136亿美元,环比增长65.5%,实现连续第二个月正增长。而在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中,跨境并购是重要一块。   “去年底的新政让上市公司跨境并购明显放缓,但二季度的情况比一季度有所改善。”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指出,一方面,部分上市公司开始适应新的政策监管环境;另一方面,与我国外汇储备企稳有关。   1月,我国外汇储备一度跌破3万亿美元大关,不过随后连续5个月上升,2月以来持续稳定在3万亿美元之上,截至6月末的外汇储备为30567.89亿美元。“外汇储备改善一定程度上支持了跨境并购的回暖。”董登新表示,海外并购需要大量消耗外汇,在我国金融市场扩大开放的背景下,外汇储备规模保持稳定有助于稳定市场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