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中,59.9%的受访者喜欢看话剧,16.4%的人不喜欢,23.7%的受访者表示无所谓。   北京市公务员刘伟(化名)日常很喜欢看话剧,经常约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去看,有时候一个月能看三四场。“一般的话剧票都好买,有购票App,还有很多公众号也会卖。但是像人艺的戏会比较特殊,比如《白鹿原》《茶馆》,票价便宜,40元、80元就能有不错的位置,而且有濮存昕、郭达这样的出色演员,但买票就很难。一般人艺会现场售票,8点开始售票的话,四五点就有人排队。还有一些特别有名的剧,比如《恋爱的犀牛》,名字和主题都很吸引年轻人,本身也是近20年的经典剧目,票也很难买”。   在石家庄某国企工作的李钰(化名)平时喜欢看话剧,都是自己购票去看,但因为工作很忙,看的频率不是很高。“我觉得普通话剧票价100元左右比较合理,经典的话剧,可以放宽预算到300元”。   调查显示,54.4%的受访者愿意自己购票前往剧院观看话剧,39.5%的受访者有赠票会去观看,6.1%的受访者完全不愿意看。   北京某高校研究生田紫璇对于要不要看话剧,最先考虑的因素是票价,“基本有赠票才会去看,在票价相当的基础上,会优先考虑经典剧目和小剧场作品”。   田紫璇说,话剧的观看体验比电影好,比较有冲击力和感染力,尤其能感受到演员演技爆发时的张力。但这时候,如果距离舞台很远,效果会大打折扣,所以一定要买前排座位。   选择观看一场话剧时,受访者最看重演员(58.5%)和剧情(58.1%),其他还包括:导演(38.4%)、人物魅力(32.6%)、团队(32.6%)、配乐(26.0%)、舞台美感(25.6%)和台词(22.9%)等。   李钰觉得,通过话剧更能体会到一些日常生活中感受不到的东西。“看一些小剧场演出时,因为离演员比较近,受到的情感冲击也更强烈,让人不由自主地就会跟着演员的情绪走,进入另一个世界。有一次看话剧,里面主演的情绪表达很到位,让我一瞬间就有了共鸣,很感动”。   对于一场话剧,李钰最看重结局,“我喜欢看搞笑欢快的剧目,大团圆结局最好了,像开心麻花的剧目就比较喜欢。另外,大‘IP’改编的话剧我也喜欢看,比如《盗墓笔记》这种类型的”。   田紫璇觉得,相比之下,话剧的剧情更重要,因为一旦没有被剧情吸引进去,想在剧院里获得良好观感是很难的,“我很喜欢有‘大反转’,跌宕起伏的剧情”。   刘伟最看重戏的质量和口碑。“即便再便宜,看一出烂戏也是浪费时间,话剧质量好哪怕路程远点、票价高点也没事”。   刘伟觉得话剧的意义是思考和思维碰撞,产生独特的感受和感想。“每次看完话剧,尤其是一些值得思考的话剧,和同去看话剧的朋友一起谈感想,一边惊奇别人的看法跟自己不同,一边在思维碰撞中不断产生新的想法”。   调查显示,57.5%的受访者最喜欢看有名的经典剧目,52.5%的受访者喜欢现代搞笑类话剧,50.1%的受访者喜欢小剧场、先锋作品。其他类型还有:海外剧目(20.7%)、大“IP”改编类(18.1%)和悬疑哲学类(16.5%)等。   呼和浩特某高校本科生朵蓝,平时喜欢看经典剧目和海外剧目,朵蓝觉得舒缓和煦、能触动人心灵的剧情,和一些来自生活、比较真实的人物设定,更具有魅力。   对于当下的话剧演出,53.2%的受访者认为票价太高;42.5%的受访者指出相关演出信息不能及时看到;42.4%的受访者所在地话剧演出较少,不能满足需求;39.9%的受访者觉得剧目过于高雅,无法领略魅力;31.9%的受访者认为话剧质量参差不齐,大量作品同质化。   “目前话剧的质量参差不齐。另外,相关演出信息不能及时看到,经常错过一些演出。”刘伟说,“5月份的时候,北京人艺上演过《白鹿原》,那个时候电视剧《白鹿原》也在热播,看了之后很感兴趣,想去看看话剧版,但是没注意到有这方面的信息,也没及时查看官网首页,最后知道有这个剧目的时候已经到了6月份,演出都结束了,有点可惜”。   朵蓝指出,她所在地话剧演出较少,话剧质量不佳,很多想看的剧目根本不在本地上演。   田紫璇说,首先是票价问题,对于一些经典剧目想有好的观看体验,就意味着要花大价钱买前排,但以自己现在的经济条件来说,还做不到。其次就是一些剧目很有内涵,需要提前做功课,如果剧院能发一些更深入的介绍说明,就更好了。   从需求方面看,近期公布的多项宏观数据显示,全球经济出现了持续改善的势头,这些利好似乎都进一步强化着国际油价有望在中长期获得支撑的信号。   然而,供给方面的情况似乎并没有那么乐观。正当市场把油市重归平衡的希望寄托在7月OPEC会议加码减产之际时,减产协议存续的根基却发生了动摇。由于部分国家“作弊”,OPEC国家的减产执行率已降至自减产协议实施以来的最低水平。此外,更令OPEC感到“头疼”的是周一厄瓜多尔宣布不再遵守减产协议。厄瓜多尔石油部长表示,由于国内经济形势困难,将无法继续执行OPEC的2.6万桶/日石油减产要求。分析人士认为,虽然减产协议被屡屡违反,但这一行为无异让这种分歧公开化,使OPEC无法隐瞒。   当前,OPEC陷入了是否继续减产的“两难”困境:市场一方面关注即将召开的OPEC会议,另一方面也持续关注着美国原油供应是否会继续使油价承压,进而令欧佩克的减产努力付之东流。   尽管低油价下页岩油的“日子”并不好过。众所周知,由于页岩油的开采成本要显著高于传统开采,因而在当前低油价的水平下,以页岩油为主的非OPEC国产量增长放缓明显。但高盛表示,从过去九年的趋势来看,页岩油开采技术提升较快,能达到抑制成本的效果,也有效降低了生产,均衡了油价。从全球油产成本曲线推断,页岩油均衡价格将继续下降,甚至将可能接近沙特、伊朗和伊拉克等OPEC国家水平。   目前来看,唯一可以使OPEC抗衡页岩油的法宝,或许就是令油价在更长时间内保持低位,但低油价无疑也是一柄“双刃剑”。分析人士表示,即使OPEC继续减产,其所带来的供应缺口也将最终被页岩油产量所填补,因而不排除供应过剩卷土重来的可能。可以想见,OPEC当前也正被迫在“低油价”与“高油价”,“减产”或是“增产”间做出痛苦的选择。   从未来十年来看,页岩油似乎已站在了不败的制高点上,利用的恰恰是OPEC通过减产来推高油价的策略。而OPEC的“惊天阳谋”则是希望是制造现货升水来拖垮未来页岩油的投资,但其结果很可能是页岩油趁机长期占OPEC的便宜,从中“渔翁得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