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提的是,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6月开始显著放量,彻底告别前几个月的低迷状态。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许艳华称,今年新能源汽车完成70万辆销量目标问题不大。   数据显示,6月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6.5万辆和5.9万辆,同比分别增长43.4%和33.0%。1月至6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21.2万辆和19.5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9.7%和14.4%,与前5个月的增速相比,分别提高8个百分点和6.2个百分点。   此前,受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标准退坡、推广目录重申、地方补贴政策空白等因素影响,新能源汽车一季度产销同比大幅下滑。随着各项不利因素逐步消除,从5月开始,新能源汽车销量恢复同比正增长,6月增速大幅回升。   目前,我国已是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2016年销量为50.7万辆,且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支持十分坚定。在国务院去年底公布的《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中,新能源汽车被列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并提出了到2020年实现当年产销200万辆以上,累计产销超过500万辆新能源汽车的目标。   据业内人士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已累计出台十余项新能源汽车相关政策,涉及补贴、基础设施、技术研发、智能网联等各个方面。未来,各个层面的新能源汽车相关支持政策还将不断出台。   国信证券报告称,工信部7月初发布了第六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共包括194家企业的1983款车型。随着新能源补贴新政明朗,下半年补贴目录有望逐月投放,考虑到已下放目录车型进入投产,预计下半年新能源车型将逐渐上量,新能源环比销量有望大幅改善。   海通证券的报告也表示,中国整车厂已具有比较完备的产品线,并在不断加大车型投放力度,预计2017年上市的新能源汽车车型数量超过50款。而新能源汽车供给的全面铺开,将为未来几年的销量增长打下基础。   周女士介绍说,几天前,微信上收到婆婆发来的消息,让她帮忙参加0.1元拼团购买天堂遮阳伞的活动,且只剩3分钟时间,她赶紧点进去看,婆婆发起的拼团还剩最后一个名额,就可以凑满开团了,于是马上加入“助阵”。   周女士说,这样的拼团她一年前就参与过,大部分都是非常低的价格开团,事实上凑满人数开团后还要抽奖才能真正买到,而中奖概率却没有公布过,有一种“被忽悠”的感觉。“参加拼团要先关注微信号,然后输入收货地址,个人信息遭遇泄露的风险很大。”周女士表示。   家住苏州平江街道官渎社区的郝彦琳是一名拼单的忠实爱好者,她告诉记者,自己主要和亲戚、同事一起拼,拼得最多的就是0.1元的单,从价值88元的床上三件套、148元的坚果到价值9000元的黄金手镯,她都参与过拼团。郝彦琳表示,一方面这个成本并不高,每人仅要0.1元,另一方面,就算拼单失败,钱也可以退回,何不试试手气呢。   “起初几次都是参与同事发起的,后来索性就自己做拼单。”郝彦琳说,到现在参与的拼单有20次之多,发起的拼单也不下10次,目前一次也没有中过。据她介绍,参加拼单并不是真的缺这个物品,也不是迫切想买,拼到后来就是纯粹为了中奖,和买彩票的心理差不多,会让人有一种不中奖不罢休的心态。   在苏州一家职业学校当老师的张雅艳住在平江街道娄江社区,她介绍说,第一次使用拼多多是给住在老家的母亲拼单买水果,一共200元左右,买了苹果、香蕉、丑橘等等,便宜是便宜,但凑人数是件麻烦事。除了水果,张雅艳也拼过大麦茶、坚果等食品,“因为购买次数多,商家给我设置了‘我的小店’,我给别人发链接和我发起拼团时候,都会有优惠,店里还有奖券领取,不知不觉被发展成了微商。”   扬子晚报记者也发起了一次0.1元抢OPPO全网通4G手机的拼单,关注“拼多多商城”微信公众号后注意到,限时特价的还有苹果iPad、周生生足金手镯、小米平衡车等商品,全部是0.1元发起拼单,颇具诱惑力。拼单成功后,抽奖规则是:活动结束后从组团成功的订单中随机抽取中奖者,一等奖一名以0.1元获得商品,二等奖会全额退款并赠送88元代金券。   此外,网站上几乎都是特价商品,品牌运动鞋、小家电、水果、化妆品等不是“0元秒杀”就是“免费待领”。   事实上,低价并没有买到实惠。多次在拼团网站购物的钱女士说,看到网站很多东西价格低到难以置信,就按捺不住购物的冲动,收到货时却是满满的失望,比如19元买的披肩、11元三条的打底裤,根本没法穿。“想退货吧,东西才十几元,寄回去运费也要十元,不划算,最后直接扔了。”   “我觉得在村里过得挺好的。”25岁的孔小风说出这句话时,《经济参考报》记者刚在他家里转了一圈:一间小砖房又破又旧,房顶还是用稻草搭成的,大约10多平方米的小院里不是泥巴就是污水,房间内昏暗逼仄,到处堆放着杂物……   孔小风点上一根烟,显得逍遥自在。“是啊,在村里随便种点苞谷就够吃了,搬出去还要打工,太累了。”   “你就是太懒!好日子都让你给过歪了!”茶际村村主任易斌说起来气不打一处来。   “对!你留在村子里有啥出路?”已在外务工多年的孔兴洪跟着附和起来。他是村里有名的“明白人”,凭着一手泥瓦工手艺,33岁的他每年能给家里带回2至3万元的收入,他家的房子也是全村最好的,三间水泥房上白色的瓷砖贴得整整齐齐。   由于地处黔滇桂石漠化连片贫困区腹地,茶际村几乎是被“埋”在了石头堆里。想要到达这里,从晴隆县城要驱车行驶40多分钟的盘山路,再徒步一个小时翻过一座根本没有路的乱石山。   一路上,记者看到,白花花的石头漫山遍野。而在茶际村一组,牛粪遍地、没有一条像样的路,一些茅草房歪歪扭扭地“挺”着……易斌说,村里的地大都是巴掌大的“石眼地”,喝的是“望天水”。“有时候水里实在太脏了,就撒一把漂白粉。”   最让人心疼的还是村里的孩子。无论男孩女孩,衣服都是脏兮兮的,顶着一张“大花脸”在泥堆和各家之间跑来跑去。村民孔兴洪的大女儿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小女孩每天早上5点就要起床,匆匆吃上一碗自己煮的“白面条”后就要开始赶路了。小学在茶马镇上,不到9岁的小女孩要在这样的“路”上跑一个多小时才能赶到学校。   “这就是为啥一定要把整个村寨都搬出来。”茶马镇党委书记袁力说,从2016年至今,他已经往村子里跑了十多趟,每一次都是挨家挨户地做工作。“但村里很多人还是担心。”   “搬嘛!政府喊搬我们就搬嘛!”49岁的孔兴荣是村子里的“苗王”,嘴上喊着同意搬,但脸上却显得极其为难。和记者支支吾吾了很久,孔兴荣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我们苗族人死后都要‘转房子’,就是家人抬着尸体围着自己的房子转几圈,把我们搬到县城的高楼里,去哪里转嘛!在县城的高楼下转,把别人家的房子也转进去了,行不通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