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体来看,保险资金投资信托总体规模占行业总资产份额较小,且主要为信用等级较高的AAA级产品,风险基本可控,但仍存在一些较为突出的风险。   某资管人士认为,目前保险和信托投资集中度较高。一是基础资产集中,近51%的信托投资集中于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等不动产领域,多数保险公司相关投资占其信托投资的比例均在90%以上,二是交易对手集中。   “这些集中度较高的合作,就要关注这类产品背后可能潜藏的不正当关联交易与利益输送等风险。”上述资管人士指出,在一些看似“高收益、低风险”的保险信托计划中,隐藏着一环套一环的关联安排,有些时候,保信合作模式在信托公司原有业务之上,有针对性和目的性为保险公司“量身定做”信托计划,保险公司可根据自己的投资偏好和需要寻找基础资产项目,如果保险资管公司自己作为投资人,可以拿到9%到10%左右的收益率,而信托公司只是收取少量的中间费用。   “在资金运用过程中,个别中小保险公司投资行为表面上符合监管规定,但交易结构复杂,产品层层嵌套,交易对手种类和数量很多,交易链条延长,底层资产难以看透,可能加剧风险跨行业、跨市场传递。同时一部分信托产品只具有预评级;部分中小保险机构内部信用风险评估能力较弱,内部信用评级质量有待提高;部分公司在未取得信托产品外部信用评级的情况下就完成投资决策。”朱俊生指出。   近年来,保监会对保险公司投资信托产品风险进行了相关排查,严控风险,保监会允许保险资金投资信托渠道后,相关业务取得了快速的发展,但同时一些不合规的行为开始出现,为保险资金信托运用埋下了隐患。   中国政法大学证券期货法研究所所长梅慎实指出,一是法律法规不健全。目前,保险资金信托集合资金计划的具体实施细则尚未出台,如何从法律层面防范信托资产风险至关重要,这也是目前保险资金信托化运用所面临的一大难题。   “二是刚性兑付压力大。随着去杠杆和供给侧改革的推进,信托产品也出现违约,信托业的‘刚性兑付’压力大,兑付危机频发。在‘刚性兑付’的压力下,部分信托公司抛出了类似‘保本不保息’的兑付方案。”在梅慎实看来,信托公司经营策略上打破刚性兑付是迟早的事儿,对有风险的信托项目要采取市场化的化解风险的手段,而不是一味依赖信托公司约定的刚性兑付。所以,保险资金的信托化运用需要甄别项目风险,根据资金的多少、期限的长短和保险公司的承受能力,选择与其相适应的信托产品。   朱俊生表示,未来二者的合作需要关注险资通过信托计划投资的风险。相较于公开市场而言,信托计划投资等非公开市场的信用违约成本更低,信用风险更高。过去在信用扩张期,出现集中违约的可能性较低,信用扩张速度减慢后,由于非标产品的流动性较弱,需要警惕集中违约的风险。此外, 保险与信托合作采用嵌套模式设计的非标产品有一定规模的存量,其透明性较低,穿透后基础资产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和基础设施项目上,流动性比较缺乏,存在杠杆效应,有必要防范流动性风险。   2017年,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不减,优质投资项目减少,保险资金配置难度较大。保险业降低了银行存款、债券投资等固定收益类配置比例,大幅增加另类投资。截至2016年末,银行存款和债券投资占资金运用余额的比重分别为18.55%和32.15%,较上年分别下降3.23个和2.24个百分点;其他投资(主要是另类投资)占比36.02%,大幅上升7.37个百分点。全年保险资金运用收益7071亿元,同比减少9.4%,平均收益率5.66%,虽较上年下滑1.9个百分点,但仍达到保险资金运用收益率十年平均水平。   业内人士预计,保险资金体量巨大,信托公司灵活的制度使其可以为包括保险资金在内的大体量资金提供金融安排,预计在基础资产类信托计划、房地产类信托计划、股权和债权类投资计划等方面,未来保信合作有望迎来快速增长。   梅慎实表示,在基础资产类信托计划方面,信托公司可以通过单一或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整合社会闲散资源,用于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同时,“新国十条”要求保险资金在城镇化建设和棚户区改造等工程中要发挥独特的作用,保险资金可投资PPP项目。   他说,在项目筛选方面,信托公司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项目识别、筛选、审批机制,有比较成熟的经验可循,保险资金可以考虑与信托机构合作,替换信托资金以二次融资方式介入。这样不仅可以节约项目筛选成本,还可以降低投资风险。而且,这种项目一般都有政府的信用作为担保,资金运用相对安全。   在房地产类信托计划方面,梅慎实认为,信托公司凭借着其专业化管理、比较成熟的模式和经验及广阔的市场,可以选择不同类型和地域的房地产项目组合投资。保险资金可以筛选信托计划中较为优质的产品进行中长期投资,从而实现保险资金的保值增值。   “在股权和债权类投资计划方面,信托公司通过制定发行信托计划,将信托资金专门投资于企业或其他机构股权。保险公司需根据自身经济实力、经济结构以及风险管理能力评估各类股权和债权投资信托产品,合理进行保险资金投资。”梅慎实表示。   多位专家表示,去年以来,债市投资风险隐现,在此背景下,非标资产成为险资关注的重要领域,险资的投资范围涵盖债权计划、股权计划、信托等多种工具,保险资金正积极挖掘长线价值投资者所能把握的机会,更好地实现资产和负债的良性匹配。   朱俊生认为,信托计划目前是保险资金另类投资的重要形式。在另类投资方面,我国正处于去产能、去杠杆的过程中,企业盈利能力下滑,投资意愿不强,投资项目收益率有所下滑。基础设施项目的违约风险增加,信息披露不够,透明度较低。在权益投资方面,以中短存续期产品为主的少数保险公司过度依靠股票投资,投资风格激进,“短钱长配”严重,一旦所投资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可能导致保险公司出现偿付能力不足风险,上述这些都需要高度关注。   昨天下午,记者向110报警台反映此事,属地派出所民警回电后称,往共享单车上贴转账二维码的行为可能涉嫌诈骗。但由于诈骗金额较小,难以达到警方立案门槛。目前的解决办法是,市民立即联系城管或共享单车企业将“李鬼二维码”清除。   城管人员告诉记者,如果市民看到有人现场粘贴“李鬼二维码”,执法队员可立即到现场制止,并将其贴纸没收。如果二维码已经贴上了,只能联系共享单车企业清除。   记者昨晚在京东商城看到,这里的53度飞天茅台已经标价1299元,不过要抢购,不一定能买到。昨晚记者试着“抢购”了一下,但是得到的结果是“很抱歉,抢购未成功,请再接再厉。”   有购买者留下评论说,现在的飞天茅台就像楼价一样,不停地涨价又限购,年底不知道涨到什么价钱,上一年搞活动九百多的时候不舍得买,现在又涨了几百块!另有评论说,国酒茅台就是不一样啊,一直缺货,好不容易有货了,结果还要抢购,每个IP地址限购一瓶,而且这个抢购是跟账号有关的,有一些账号抢得到,有一些抢不到,有一定的概率。   茅台酒的价格备受关注。茅台集团也多次谈及价格问题。此前,国酒茅台官微消息称,茅台集团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李保芳表示,今年九月,茅台将会加大对市场的投放量,并召开专题会,就两节期间茅台酒价格问题做研讨,宣布保证市场供应的具体措施,就保证价格问题提前给社会一个交代。   近日,李保芳又表态称,茅台的价格问题不仅是经济问题、利益问题,更是政治问题。公司曾高密度召开会议就稳定市场价格提出要求。李保芳再次表示,茅台今年坚决不调价,作为一个有责任与担当的大企业,茅台绝不借销售旺季涨价。经销商一定要保持定力,以讲良心、负责任的态度,从讲政治的高度,以长远眼光认识价格问题的重要性和稳定价格的必要性。   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表示,茅台酒已经成为“面子酒”,喝这种酒的人不太在乎其价格上涨,所以他判断,零售端茅台酒的价格或许还会上涨。肖竹青表示,未来白酒市场将分化成“面子酒”和“里子酒”两个阵营,茅台、五粮液这样的“面子酒”价格会越来越高,而包括山东温和王在内的区域名酒将会成为具有良好性价比的“里子酒”。   据《时代报》报道,数据显示,澳洲青年失业率现已触及40年高点,超过1/3的15岁至24岁年轻人,要么失业要么工作时长不足。在新州,12.7%的年轻人没有工作,为整体失业率的逾两倍。